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魔君,您的快递请签收》魔君您的快递请签收 下载 小说 cj 魔君,您的快递请签收MB

更新时间:2021-01-31 15:02:45

《魔君,您的快递请签收》魔君您的快递请签收 下载 小说 cj 魔君,您的快递请签收MB 连载中

《魔君,您的快递请签收》

来源: 作者:苏辜2号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谢夭,谢姑娘

火爆新书《魔君,您的快递请签收》是苏辜2号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谢夭,谢姑娘,书中主要讲述了: 待将那姒画都安顿好了,羁梵却被她留了下来要聊些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待将那姒画都安顿好了,羁梵却被她留了下来要聊些私话,谢夭夭只好关上了房门往楼下走去。

推开了竹门,一股清凉的晚风吹得人有些生寒,谢夭夭微微抬了抬眼,差点没吓得惊叫一声。

竹屋外约莫围了有数十个人,皆是虎视眈眈的带着一脸八卦盯着谢夭夭,脸上散发着强烈的“求知欲”。

谢夭夭眉头微微一跳,假装自己什么也没看到一般,寻了个空闲的地方钻了出去。

身后的人却并不打算罢休,派了个出头的,快步走到了她身边去,犹豫了半晌方才开口问道:“谢姑娘,羁梵公子这般做……有些不合情理呀。”

谢夭夭心里想她也觉得挺合不情理的,却只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径直往前走。

那出头的又开口道:“这方才与谢姑娘你定了亲事,又招了个小的来……也太不给我们快递公司面子了吧……”

“对!谢姑娘,这也太不给我们面子了!”

“谢姑娘,咱们可都算是你的娘家人,千万不能让他给欺负了去呀!”

……

有了出头的,自然也会有附和的。

谢夭夭一边觉得这些人吵得自己心慌,另一边也在心里疯狂点头——可不嘛,人家说得多好,羁梵这还没把自己娶回去,居然又找了个姒画来,也太不给她面子了一些。

可是……咳咳,好像人家也并没有答应自己要娶她吧?按照现代的习惯来说,他们俩现在连男女朋友都不是,顶多就算个暧昧期,即便对姒画有几分不满,她也没有立场说出自己的真实心思。

谢夭夭被身后这群人吵得脑子有些发疼,便加快了步伐往仓库的方向赶去,匆忙间抬起头,一抹黑色的衣角落入视线当中。

抬头望去,谢夭夭怔了一怔,更是尴尬。

身后那群吵吵嚷嚷的人也是一瞬间哑了下去,脚步声混乱交杂的响了起来,未过多长时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竹林的夜晚总有些风声,将一片又一片竹叶吹得沙沙作响,又加上那月色带着几分凉,更让两人之间的沉默显得有些无所适从。

谢夭夭勉强扔出个笑容,想了又想,还是开口解释了一句:“她们不过是有些误会,你莫要太过介意。”

“误会什么?”羁梵眸色沉了沉,瞳孔如墨,却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可谢夭夭却觉得他这双眼分明是已经晓得了她话中什么意思,偏生要再问这一句,愣是她脸皮再厚,在这般情况之下也有些说不太出来,便笑着耸了耸肩:“没什么。”

羁梵似有深意的看向她。

谢夭夭觉得他这一双眼似乎将自己剥开了般,让她无所遁形,便不太自在的移开了视线,伸出手去扯下一片竹叶,那竹子更是哗哗作响,将这夜的静多了几分惊响。

羁梵这才露出个稍纵即逝的笑意来:“你脸皮好似没之前那般厚了。”

嗳——这应该算作是在夸她还是骂她?谢夭夭在心里仔细的想了想,觉得羁梵心里头存了骂的心思该是多些,便努了努嘴,道:“我却是不知道我竟还有了长进,我还以为我脸皮在虚元右将的心中,当真比那城墙拐还厚呢。”

“不,”羁梵摇了摇头,似有深意,“我倒是觉得比那城墙拐还厚上几分。”

谢夭夭这就有几分不乐意了,娇嗔似的瞪他一眼,心里又有几分好奇——总觉得今日的他有哪里不太一样,可是仔仔细细一瞧,却又是他。

一板一眼的、冷漠的一张脸,即使是什么时候露出了笑容来,顶多了也不会超过三秒。

可谢夭夭又哪里晓得,羁梵面对着她的时候,这笑容才将将挂在脸上,面对旁人,莫说是笑脸,即便是个生气的表情都不会施舍,顶多只是眼神一冷,便会吓得人喘不上气来了。

他总是面无表情的,也不知何时在她的跟前,竟也会莫名其妙的笑上一笑了。

谢夭夭却并不知道,只在一旁挑了个干净的地儿坐了下去,又扯了一片竹叶下来,调侃道:“能得虚元右将这样一番称赞,我也不虚此生了。”

羁梵竟也在她的身边施施然落了座,边还说到:“许是我低估了你,这脸皮还该再加上几分厚度。”

也许是夜色撩人,也许是身边坐着的男人的确给了她一种致命的诱惑力,谢夭夭的心突然前所未有的软了下来。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嘴角不自觉的带上了一丝很淡的笑意,想让这夜无尽的延伸下去,让这一切都没有尽头。

她坚持的一切,似乎在这一刻,被微微的动摇了。

她侧过脸去,看到羁梵一双深沉如水的双眸,犹如大海般能够海纳百川,也如幽潭般将人心沉入谷底,隐于这黯淡的黑色之中,好似静坐了数万年。

在长久的亘古中,历经沧桑。

这时谢夭夭才发现,眼前这个男人她是多么的捉摸不透。

她以为自己已经对他足够了解,可这一刻回想他的一切,却又发现,她几乎一无所知。她不知道他曾经经历过什么,也不知道他的生命中曾有过怎样的人。

想来也是,在这漫长的岁月之中,他怎可能从未与女子相识,又怎可能从未想要与谁共度余生?

心里的嫉妒犹如烈火,烧得她心中发烫,他望着他静默的脸,忍了如此长久的话语,总算开口问出声来:“她……叫什么名字?”

羁梵微微一愣,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她?”

“那个……”谢夭夭咬了咬自己的下唇,这才继续道,“那个与姒画长得很是相似的女子。”

“……”羁梵微微阖眼,似是沉沉一击般,那一瞬间竟让谢夭夭觉得他身体倏然的僵硬住了。

她的心也跟着猛地一钝——她害怕而又矛盾。

风声萧瑟,两人却诡异的沉默下来。

谢夭夭本已打算放弃继续询问,要站起身来了,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寒风,将他带着压抑情绪的声音吹入耳中来。

“弱水。”

这两个字好似被他说得极其用力,但又轻若羽毛,不过须弥,便能被风吹得四散开来,消失在空气之中,再也寻不着任何踪迹。

谢夭夭抿了抿唇,刚要开口说话,身侧的男人却站起身来,背影带着几分落寞:“早些回去歇息吧。”

谢夭夭发着怔,手无知觉的抬起来,扯了一片竹叶,“哗啦啦”的一片响。

待她被一股凛冽的寒风刺得醒过神来时,羁梵的身影已没入了那无尽的黑暗之中,寻不着踪迹了。

弱水……

她很想问他一句,可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他就这般告诉了她,这个女人的名字,可是因为……他到现在,也当真丝毫都没有忘记过她呢?

谢夭夭垂了眼睑,失魂落魄的笑了笑,又不知在这竹林之下坐了多长时间,才站起身来,往竹屋的方向走去。

略有些晃的身影被凄冷的月光照下影子,在空阔的地面上拉成长长的一条,好似剪开的灯芯,被氤氲在一片黑暗之中。

她好像……真的有些没办法控制住自己了。

一夜无话,待到谢夭夭醒来之时已是正午时分了,竹屋外是吵吵嚷嚷的一片,她又在床上绵了好长一段时间,才起来洗漱。

出了房门,羁梵与姒画正坐在桌子上吃着吃食,看上去男才女貌,倒是颇为融洽。

谢夭夭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刚要往竹屋外走,便听到姒画嘴角含了抹笑,道:“谢姑娘昨日想必是累着了。”

谢夭夭无奈的苦笑一声:“这倒没有,就是有个赖床的习惯罢了……对了,”谢夭夭眨眨眼,继续说道,“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今日答应了姒画姑娘要帮你净下身子,差点给忘了,我现在便去烧水。”

“谢姑娘坐下来吃些东西吧。”姒画无奈的说道,“看你一起来便开始为我忙活,我心里实在有些愧疚。”

谢夭夭默默的用余光打量了下羁梵,发现他神情自若,并未有什么要她坐下来吃饭的意思,也不知是不是想和姒画单独用餐——

嗳……单独用餐?

谢夭夭眼睛一闪,她可千万不能让这两人独处……

谢夭夭心里闪过了这个念头,便二话不说,真的在桌前坐了下去,厚着脸皮说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姒画本也只是客气一句,孰料谢夭夭居然真的坐了下来,当即脸色猛地一僵,不过还是很快的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捻了一筷子的素菜,放到了谢夭夭的碗里,笑道:“谢姑娘尝尝这个,我觉得味道是不错的。”

谢夭夭尝了一口,果真有一股清香入脾,味道尚可,当即笑道:“这莫非是姒画姑娘做的?”

“自然不是,”姒画摇了摇头,“我现在连路都走不了,哪里有精力来炒菜。”

“那……”谢夭夭神情带着几分惊恐的落到羁梵的身上,上下打量一番,怎么看怎么觉得他不像是个会做饭的人。

羁梵将筷子搁了,神情带着几分不自然的看向谢夭夭:“别这般看我,我不会做饭。”

“呃……”谢夭夭眨眨眼,“那这菜……”

“是那阿渊公子所做。”姒画笑了笑,道,“当真没想到谢姑娘这里是能人辈出……”

谢夭夭尴尬的笑了笑,大清早的闹了这么一场误会确实是有些无奈,便眨了眨眼,道:“我也会做菜,倘若有了空闲,姒画姑娘不介意的时候也可以尝尝我的。”

姒画眼里闪过一丝惊喜,刚要开口说话,羁梵却站起身来,硬生生的抛出两个字:“能吃么?”

——这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