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噬心狂妻》噬心毒爱萧少囚宠 强攻 噬心狂妻小说目录

更新时间:2021-01-20 15:03:28

《噬心狂妻》噬心毒爱萧少囚宠 强攻 噬心狂妻小说目录 连载中

《噬心狂妻》

来源: 作者:尹狂卿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灵霜,侯爷

火爆新书《噬心狂妻》是尹狂卿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灵霜,侯爷,书中主要讲述了: 翟朝丞相府大小姐方浸茳嫁于乐北侯谭送,天子赐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翟朝丞相府大小姐方浸茳嫁于乐北侯谭送,天子赐婚,普天同庆。

丞相府早已红幔绕梁,哪怕待嫁之人还在外处。

方振一身玄色华服端坐在正堂上,身侧空荡荡的,倒有几分凄凉,或许他自己也不记得一个人这样生活了多久。丫鬟进门打破了沉寂“老爷,去接小姐的人传信来说,明日便可抵达凌城。”

微微点头,不知是喜是悲。

三日后,出嫁前夜,方振第一次来到雪院,这里已经闲置了十年,满是荒草却也来不及收拾了。

方浸茳一袭白色寝衣,随意披了件鹅黄色外衫,青丝垂地,桌上是明日的凤冠霞帔。

见方振进来头也不抬“不愧是乐北侯府,这诚意倒是看得出来的,且不说这衣裳独一无二,怕是见门的礼数也可帮丞相府再置一份家产了吧。”

“衣裳虽是时间紧迫赶制的,也不能屈了侯爷府颜面,至于那见门的礼数,隐在嫁妆里你全收了就是。”方振语气还算温和,毕竟还是自己欠了女儿的,或者说这个女儿现在还有一定的利用价值。

丞相府和乐北侯府在凌城的两端,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穿过了整个凌城。

拥挤的人群中有人在惊叹“那就是乐北侯吧,这乐北侯府的人亲自接亲还是头一遭见呢!”

“是呀是呀,这可是给足了方丞相面子了!”

相比丞相府的布置,侯爷府中倒是素净,除了新房有些喜气,其他地方并没有刻意改动。

入夜,方浸茳独自坐在新房里,或许在外久了不习惯这样的吵闹气氛,有些头晕。

侯爷府慢慢安静下来了,推门的声音格外刺耳,进来的不是侯爷,而是一个丫鬟。方浸茳看着粉色的绣花鞋到了自己面前。

“夫人好,奴婢是侯爷派来伺候您的丫鬟灵霜,侯爷还有事情需要处理,让夫人早些休息,莫要多想。”声音清脆。

翌日清晨,方浸茳醒来时房间里空无一人,铜镜里的人虽不算倾国倾城,倒也少有人能比了,五官还是很精致的,只是多了几分异样的坚毅,倒不像柔弱的千金小姐。

“夫人起了!奴婢来晚了,还请夫人责罚。”灵霜慌慌张张的进来,险些将手中的水打翻,方浸茳忙起身扶她,还真是个孩子,竟比自己矮了一个头,也就十来岁的女娃娃。

“倒也刚起,你若再把这水洒了,我才是真的要责罚了。”说着笑了笑。这一笑把那小丫头看痴了,灵霜从小在外流浪,伺候过不少人,还没见过这么和善的主子呢。

“侯爷可去朝见了?”见面前的人愣了神,方浸茳只得自己开口了。

灵霜这才醒了神“往日里这个时辰是该去的,但是皇上念及侯爷大婚,给歇息几日,现在想来在书房呢。”

刚说着,门外有人在唤灵霜,灵霜出去片刻回来道“是管家德叔,让奴婢快些给夫人梳妆,侯爷要与夫人一起用早膳。”说着引方浸茳坐下。

凌云髻上缀满了金饰,两旁是花蝶金步摇,红色千水裙,外搭苏绣边白纱外襟,腰封腰带皆是彩色牡丹绣样。方浸茳极不喜欢这样的装扮,却耐不过灵霜的软磨硬泡,硬说这是规矩。

谭送已经坐在桌前,见方浸茳来,示意坐在自己旁边,丫鬟们开始上菜。

谭送可是担得起祸水这个名了,简单的墨绿色长衫没有过多的雕饰,头发只是用一根玉簪束起了大半,真是让红颜们汗颜了。剑眉凤眼,素脸棱唇,修长的手指拿着青瓷茶杯更显白皙。

“夫人休息的可好?为夫昨夜酒喝多了就在客房睡下了,还请夫人不要见怪。”嘴角还有几分笑意。

“妾身休息的挺好的,只是未能伺候侯爷就寝,倒是妾身的不是了。”低头含眉,温柔乖巧。

菜上齐了,谭送示意所有人退下,方浸茳则望着一桌子的山珍海味出神,倒不如双木山的野菜树根可口。

谭送给她夹了些菜,见她心不在焉“夫人是在府中住的不习惯吗?待会儿让德叔挑拣些伶俐的丫鬟去伺候着,夫人刚嫁过来不方便出府,有什么需要尽可告诉德叔,或者也可以告诉为夫。”

方浸茳不傻,她嫁过来之前就知道乐北侯绝不是个善茬,否则那工于心计的父亲大人也不会想到自己这颗被弃多年的棋子吧!

“倒也没什么,只是在家素净惯了,这高冠华服的当真累的慌,至于那丫鬟嘛,挑拣些品相差些的就好,近身的灵霜一个人就够了!”既然无法应对,陪他做做样子也不赖啊!

“这装扮好说,为夫准你在府中不用拘这些规矩,这品相差的丫鬟?“

“说来也是妾身心胸狭隘了,若是丫鬟品相太好,侯爷怕是未进妾身的门就被勾了去。”

谭送险些被呛到,禁不住笑出声来,他倒是希望这心胸狭隘的小女人是真的。

那日早膳过后,谭送就美名曰忙于正事无暇相见躲了多日,只派人送来几箱金银首饰,顺带指派了一批眉清目秀的小丫鬟。

方浸茳抑郁了,看着一屋子的钱和美人幻想着自己是个男人多好,忽然一抹坏笑“侯爷这是让我无聊数银子?你们在这我看久了对自己的容貌都没信心了,要不你们把这些东西分分赎了身出府嫁人去吧!”

“夫人!”大家伙儿皆是大眼瞪小眼,可是方浸茳已经把东西都塞到她们手里了。

“至于灵霜还小,就再跟我几年吧!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走。”说着方浸茳将她们撵出了院子。回头对灵霜说“茗香院这个名字不好,你叫德叔帮我换成畔浮院吧!”

“盼夫院?”灵霜一头雾水的出了门去。

这边书房内,谭送已经扶额了,方浸茳在这儿拆房撵人的,她父亲却在朝堂上出了一个大难题,也不知这是哪一出。

方浸茳望着匾上的字无话可说,虽说有这个意思,也不用这么直白吧!这灵霜还真是个孩子啊,脑子怎么一点都不灵光。

“夫人这是在干什么呢?”方浸茳捂脸转身,这下丢脸丢到家了,灵霜还一脸清纯,不明所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