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掌家》掌珠 同人志 掌家MB

更新时间:2021-01-12 20:02:50

《掌家》掌珠 同人志 掌家MB 连载中

《掌家》

来源: 作者:琼姑娘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阮云瑾,云瑾

独家完整版小说《掌家》是琼姑娘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阮云瑾,云瑾,书中主要讲述了: 在大闵朝的京都中,狮子胡同,算上一处很是繁华的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大闵朝的京都中,狮子胡同,算上一处很是繁华的地方了,这里住了好几户官宦人家。

阮府便位于狮子胡同之中。

阮府分为大阮府,和小阮府两个部分,两个阮府,独门独户,各过各的,可是渊源却是深得很。

阮氏一族,以前在大闵朝,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了,祖上出来过一位国公爷。

阮国公一生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住在大阮府中的,就是大儿子和三儿子,和他们的儿孙们。

而小阮府中住的,则是阮国公爷的二子,阮国公的二子,也就是阮二太爷,早就驾鹤西游了,现在府中住的,有一位老夫人,阮二太爷有四个儿子,两个女儿,两个女儿早早的就出嫁了,府中剩下的,就是这兄弟四个了。

阮云瑾的父亲阮青林,就是老夫人嫡出的儿子,行三,所以被称为阮三爷。

要是问为啥这同姓一个阮,还要分什么大小阮府?这还得从十余年前说起了。

那个时候崇明帝还没有登基,在位的还是崇明帝的长兄——长安帝。

彼时大闵国宫乱,阮氏一家,分成了两派,阮家二房这一支,支持另一位王爷即位,大房和三房,支持的则是崇明帝。

后来崇明帝登基,做的第一件事情,就肃清当初阻拦他登基的乱党!

阮氏二房,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

阮氏大房和三房,迫切的想和得罪了崇明帝的阮家二房划清界限,于是就分了家。

紧接着,阮家二房就被流放到了姑苏,贬为平民。

一眨眼,十余年过去了,阮家二房的三子,阮青林考中了进士,阮家二房,就觉得东山再起的时候来了。

于是就举家搬回了京都,因为又想依附大阮府这颗大树,所以就在大阮府旁边买了宅子,所以这才有大阮府和小阮府一说。

阮云瑾见自己的娘亲从那窄索的小路,抱着自己,走了进去,一阵心酸。

从**进来,穿过蜿蜒的小路,阮氏抱着阮云瑾,来到了缀玉阁。

阮云瑾被秦氏轻容的放在了软榻上,然后她从自己的妆奁盒子中,打开了一个暗格,从中拿出了一颗圆融的药丸,递给了阮云瑾。

阮云瑾把药丸含在了口中,浓浓的苦涩中,又带着丝丝的甜,娘怕她苦,找人做这丹参雪绒丸的时候,费了好大的功夫。

“好些了吗?”秦氏的爱怜的看着自己的**。

阮云瑾点点头,轻声说道:“好多了。”

“娘……”阮云瑾唤道。

秦氏轻轻的斥责了一下阮云瑾:“阿瑾,娘和你说了多少次了,要叫姨娘。”

清脆的童音中,带着不甘心:“什么姨娘?你是爹爹的明媒正娶进来的,怎么就成了姨娘?”

秦氏哀切的看了阮云瑾一眼:“阿瑾,曹氏你也是你爹明媒正娶进来的……”

“明明有了正室,不曾休妻?何来的明媒正娶!”阮云瑾言语有些激烈的说道。

秦氏狐疑的看了一眼阮云瑾:“阿瑾,是谁教你说的这样的话?”是了,阿瑾还这么小,什么都不懂,怎么会自己说出来这样的话?

阮云瑾愣了愣,反应过来了,自己现在只是一个五岁的幼童啊……还有,她刚刚的言语,有了一些前生的影子了。

前生她被曹氏宠坏了,说话的时候,嘴上从来不饶人,可今生……今生她断断不会让自己走前生走过的路!

阮云瑾用软绵绵的语调,轻声说道:“姨娘,送我回吐芳斋吧。”

吐芳斋,是曹氏住的地方,不管她娘以前是不是正室,她是不是嫡女,现在她都是一个庶出的女儿,刚到京都的时候,曹氏和父亲说,要把她带在身边养着,于是她就到了吐芳斋。

秦氏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这才刚刚过来,怎么又说要去吐芳斋?她的心不免有些酸涩,这是自己自由带在身边的女儿啊,就这么被人,被人抢了去,可她又有什么法子呢?

秦氏叹息了一声,道:“香屏,送七小姐回吐芳斋吧。”

香屏伸手过来,想要抱住她,却被她给躲开了,她利落的跳下了软榻,回头看了一眼,如一朵水莲花一样的秦氏。

接着便跟在香屏的身后,往吐芳斋走去。

看着昔日熟悉的景物,阮云瑾的心中,多多少少有些感怀,渐渐的,她的眸光坚定了起来,既然上天让她重来一回,那么她就绝对不能让那些悲剧重演!

阮云瑾刚刚一进吐芳斋,就被一个身着石榴子牡丹花纹金丝锦罗裙的妇人一把抱住了。

“阿瑾,我刚刚听人说,你在去柳山寺的时候犯了心疾,现在可好了一些?”妇人担忧的说道。

阮云瑾在这个妇人的怀中咬牙,这就是曹氏啊!这就是害的她娘成了侧室,最后含冤而死,害的自己的哥哥早夭的曹氏啊!

她恨不得一口咬掉曹氏的一口肉,可是她知道,她不能这么做。

转念间,她已经甜甜的叫了一声:“母亲。”

“紫菱,去帮七小姐梳洗,这着了一声的风尘,看着都心疼。”曹氏关切的说道。

阮云瑾在心中冷笑,她和娘亲前脚刚刚回了府,后脚曹氏就知道了,她和她娘的一举一动,原来都拿捏在她的手里!

至于风尘?梳洗?这是在嫌弃她娘吧?因为她刚刚从她娘那里回来,所以曹氏才会有这样一番做派。

曹氏还想再和阮云瑾亲热的说些什么话,阮云瑾却是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自行往自己住的屋子中走去。

早晚有一天,她要回到自己娘亲的缀玉阁去!

香屏是娘亲的贴身丫鬟,而她自己的贴身丫鬟一个是紫菱,一个是绿荷。

前世她出嫁的时候,紫菱就和曹氏请命去跟着阮云芷了,前世她也许还看不清,可是今生,这样人,她是绝对不能留在身边重用的!

进了屋子,紫菱要服侍阮云瑾洗漱,阮云瑾却是一瞪眼睛,童音之中,带着毋庸置疑的语气说道:“我本就困倦了,这么一喜,岂不是精神了?”

“去把徐妈妈给我找来。”阮云瑾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徐妈妈是她的Ru母,自幼就是秦家的家仆,跟在秦氏身边侍候着的,后来秦氏嫁人了,他们一家子,全部陪嫁了过来。

徐妈妈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大女儿今年十岁,二女儿八岁,儿子六岁。

徐妈妈听见紫菱说阮云瑾在找她的时候,还有些不敢相信,自从阿瑾进了这缀玉阁,就疏远了她不少。

曹氏又不动声色的拦着她们见面,所以她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自家小姐了。

诧异归诧异,徐妈***动作,还是很利落的,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沾着水的手,毫不犹豫的跟着紫菱来见阮云瑾。

“小姐,奴婢给您请安。”身着灰色短袍的徐妈妈,跪在了地上,给阮云瑾磕了一个响头。

“紫菱,我想吃金丝番薯丸子了,你的手最巧,却给我做一些。”阮云瑾一张小口,用软糯糯的童音说道。

紫菱看了看在地上跪着的徐妈妈,有些犹豫,但是最后还是应声出去了。

紫菱一走,徐妈妈就抬起头来,看着阮云瑾的目光之中,带着一丝担忧:“小姐,金丝番薯丸子吃多了,容易病的。”

阮云瑾点点头:“徐妈妈说不好,那等着紫菱拿回来,阿瑾便不吃了。”

阮云瑾清晰的记得,前世的时候,徐妈妈就是管这管那的,这也不许她做,那也不许她做,然后她就从心里厌恶了徐妈妈。

可是今日一想,徐妈妈这样,才是真心的关心她。

徐妈妈愣住了,自从她跟着小姐进了这吐芳斋的院子,没少管教过小姐,可是小姐,因为这个恼了她,便不见她了。

今日她说完那句话,就已经后悔了,可她又是这样的性子,看到小姐做那些对自己不好的事情,她又忍不住的去管……

阮云瑾走上前来,伸出自己带着一点婴儿肥的小手,去扶徐妈妈,一边扶着,一边说道:“徐妈妈,您快起来,您是阿瑾和哥哥的Ru母,阿瑾哪里受得住你这么一拜?”

徐妈妈听着自家小姐那软软糯糯的童音,说着这样的话,心中涌起了一股酸酸的暖流。

阮云瑾见徐妈妈不起来,继续说道:“羔羊尚且跪Ru,我哪里能让徐妈妈跪在这?”

一想到前生她身死的时候,只有这个被自己冷落了的老仆,冒死给自己点上了香烛,她就知道,徐妈妈是对她最好的人。

徐妈妈听了这句话,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也顾不得主仆之别,一把抱住了阮云瑾,哽咽了起来。

徐妈妈还记得,以前在姑苏的时候,小姐刚刚会走路的时候,就会跟在她的身后要抱抱了,小姐喜欢她,喜欢黏着她。

可是自从到了京都,小姐对她的态度,实在是伤到了她的心,可是她不怪小姐,她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小姐的错,小姐不过是一个五岁的幼童,能懂什么?这一切,都是曹氏挑唆的!

没有想到,今日小姐还能说出这样让人暖心窝子的话。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