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陌上孤城》临安陌上花开 傲娇受 陌上孤城小攻

更新时间:2021-01-08 05:10:02

《陌上孤城》临安陌上花开 傲娇受 陌上孤城小攻 连载中

《陌上孤城》

来源: 作者:齐迅儿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玄真,凤鸾

主角叫玄真,凤鸾的小说是《陌上孤城》,它的作者是齐迅儿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在莞贵妃的缀鸢庭里,凤鸾公主依偎在莞贵妃身旁,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莞贵妃的缀鸢庭里,凤鸾公主依偎在莞贵妃身旁,低低的诉说着心事。

“母妃,为何那南朝的玄真太子会被囚禁在宫中”。凤鸾公主娇声问道。

“当年,西梁国已收复各州地,九州无一不臣服于我西梁,只有弱小的南朝不肯臣服,你父王大怒,与南朝大战于弱水之滨,后南朝兵败投降,你父王便携来南朝太子做质子,以防那南朝再生异心”莞贵妃道。

“母妃,那玄真哥哥也真是可怜”。

“你父王最恨南朝,你万不可再与那南朝太子来往”。莞贵妃向凤鸾道。

“母妃,你怎么能这样呢,那玄真哥哥乃人中龙凤,您不是希望鸾儿嫁得好夫婿吗?”

“九州各地,遍地才俊,那兵败草蔻南朝太子岂能配得上你的身份”。

“母妃!求你了,鸾儿心中只有玄真哥哥一人,你一定要帮我,虽南朝是败将,然玄真哥哥好歹是南朝太子,即便女儿嫁过去,那也是王后,统领后宫,况且还有西梁做倚仗,更可以一世无忧了”。凤鸾公主在一旁哀求道。

“你这丫头,才见过那南朝玄真太子几面,竟说出这种话来来,这若是让旁人听见,这性命脸面要也不要”。那莞贵妃听凤鸾如此说,心中急切,遂道。

“鸾儿再不说此话了。”

莞贵妃心中却想,鸾儿是她的心头肉,若嫁给寻常臣子之家,虽众星捧月,然终是臣民,若嫁给别国和亲,天高地远,设若如那扶若公主,岂不含恨一世。然若是嫁给那南朝太子,那南朝必不敢薄待了凤鸾公主,再由西梁扶住那玄真登上王位,凤鸾公主便是王后,如此想来,也是一桩美事。

“此事由不得母妃做主,还要经由你父王,从长计议”莞贵妃遂道。

凤鸾没等说完,便急切道“那母妃便是同意了”。

说着笑将起来,站起身来,向莞贵妃福了万福,笑眯眯的走了。一径来至玄真府邸,玄真正在休憩,命人不可打搅。

花间月坐在游廊上倚着雕花擎柱打着瞌睡,忽闻那侍女叫人,花间月立即走过来,见又是那凤鸾公主,便道:“殿下正午睡,请公主移驾过一时再来”。

那宫女在旁厉声道:“看来上次那鞭子你是白挨了,竟丝毫不长教训”。

花间月刚要说话,只听里面玄真道:“请公主进来”。

花间月便走至门口,打开门,请凤鸾公主进去,花间月仍旧守在门口。

那凤鸾公主笑着进来寝殿,玄真早已站起来,笑向凤鸾公主道:“请公主上座”。

那凤鸾冷眼打量着寝殿,一脸嫌弃的口吻:“父王怎得让你住在这种地方,我必要和母妃说明”。

玄真此时穿着睡袍,拿着羽扇,面色如玉,眼角现着笑意,都说男子是喜好女色,其实女子也好这般,看着一个人赏心悦目,心中便不自觉得愉悦起来,却是人的天性使然。

跟随凤鸾公主的女使不知何时已下去,寝殿内便只剩两人。

那公主回头看竟无人,便笑着叫了句:“玄真哥哥”。向前走了两步,便一头撞见玄真的怀里。

那玄真将她拥在怀里,低低的诉说着情肠。

其实何来情肠,不过是赤裸裸的利用罢了。

那天西梁王召见使臣,设宴于御马场,当日玄真在此,便设计使凤鸾公主跌落下马,自己又上前营救之,那公主惊魂未定,扯着玄真的衣袍,吓的梨花带雨,玄真又悉心慰之。那公主因落了马,失了心爱的发钗,又经玄真寻回。如此一番,便使那凤鸾公主以心相许了,玄真的目的也达到了。

如娶了凤鸾公主,那一切都可以事半功倍,他不仅能在西梁得到信任,也必然能在南朝顺利继位。这盘棋局便可掌控在自己的手中,一统九州,指日可待。

那公主再待片刻,便要离开,两个人自然难舍难分,海誓山盟,自不消细说。

玄真仍旧歪在榻上,如一个整日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吟诗弄月,悠哉悠哉。

他愈是如此,梁王愈是不注意他,只任他在这府邸风花雪月。

花间月跟了他一年多,已经全然了解到他的处境,也明白他的纨绔和不问世事都是装出来的。所以对他心中倒多了一丝敬佩,渐渐的为他做事,骨子里竟开始接受,并觉得理所应当,此是后话。

却说玄真在寝殿内道:“来人”。

花间月答应了一声,便开门进去寝殿内,寝殿内焚着百合香,散发着缕缕芬芳的香气,软榻前围遮着葱绿轻纱撒花软帘,那玄真右手持着羽扇,左手拿着酒坛似在饮酒,一副放诞不羁的神态。

花间月只站在门边。

玄真看见她,便道:“进前来”。

花间月轻轻的挪动着脚步向前来,走至软件跟前,方停下。

那玄真看她没有掀起帘拢进来,便又道:“进来”。

花间月掀开帘子走了进来,看见玄真只是歪着,眼眶泛红,眼神迷离,像是醉了。

花间月叠着两手,只低头站在榻前。

玄真看了她半日,却一把拽过她的手,花间月便被拉坐在榻上,花间月挣脱着想要起身,却被玄真再次拉下,不慎倒在榻上。

玄真拽着她的手,渐渐逼近,玄真认真的看向花间月的脸,不觉伸手要抚摸她的脸颊,花间月立即转过头去,玄真失落的停下手在半空中,接着便坐起身来,花间月见状急忙从榻上挣脱下来,退到离玄真较远的琴旁。

花间月回道:“若玄主子没别的事情,奴婢且先行告退了”。

“今日晚你同屈木乔装出城,去江城万清楼,寻一个叫芙蓉锦的女子,取回玄冥剑后,便杀了她”。

花间月答应了一声,便退出去了。

玄真却在后面道:“慢”。

花间月转过身来,低头等着。

玄真拿出一玉瓶道:“这是游幻软骨散,必要时可救自己性命”说着便递向花间月,花间月愣了一下,随即走上前来,将那玉瓶接过来拿在手中。

道“谢玄主恩赏”。

便退下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