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凤相天下》凤图天下全文免费阅读 免费试读 凤相天下弱受

更新时间:2020-07-20 04:04:25

《凤相天下》凤图天下全文免费阅读 免费试读 凤相天下弱受 已完结

《凤相天下》

来源: 作者:临寒 分类:架空 主角:凤清儿,凤家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临寒原创的架空小说《凤相天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凤清儿,凤家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这下老板愣住了,本想还说点什么来抬价,这还没开始,人家就把罗盘的材料说了出来,况且人家还说有个干了一辈子的风水师父,意思是耳濡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下老板愣住了,本想还说点什么来抬价,这还没开始,人家就把罗盘的材料说了出来,况且人家还说有个干了一辈子的风水师父,意思是耳濡目染之下,比他这个门外汉更识货些,一时间他倒有些不知怎么开口了。

“老板,三两你卖不卖,不卖我去别处再看看。”凤清儿催促道。

“姑娘,三两银子也忒少了点,再加点呗!”老板做出为难的样子,“这罗盘也不是我的,是我那亲戚放在我这里让我帮忙寄卖的,您要真想买,也给个实心价嘛,是吧?”

“那那位老先生有说过最低多少能卖吗?”

“呃。”老板又是犹豫了一下,伸出五根胖乎乎的手指,道,“五百两。”

凤清儿双眸微眯,什么寄卖,什么五百两都是编出来的。真当她是个什么也不懂的小丫片子。一个真正的风水师,罗盘就像是他的左右手,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拿出来售卖或是抛弃。更何况,风水师都是有权有钱人结交的对象,又怎么会缺钱用呢?

这块罗盘确实不错,按照市场价,大概值个两三百的样子,可谁叫这个老板不诚实在先,她身上带的银子不够在后呢!

“五百两?”她惊叫一声,随即用怪异的眼神看了老板一眼,“你去抢吧!”

“姑娘,五百两真不多……”老板欲要开启他的三寸舌头功夫,凤清儿连忙打断,“红檀木现在市面上算不得是稀奇木头了,我也就是买个回去给老爷子收藏,再说你看这里。”她指着罗盘边缘处道,“这里还有一条划痕,会不会影响罗盘的功能还不知道呢,三两,我还是看在老板您面善,给的面子价了!”

“这……”老板低头看去,那里果然有一条裂痕。这罗盘的来历他最清楚,只不过是他家小子在外面玩乐时,捡到的,看着是红檀木,所以才收了起来。这姑娘想买个好一点的,他想了半天,也就只有这个红檀木的才拿得出手,平常都是放在屋子里收着当避邪用,原先包装用的布帛也是他进屋后随便找块不起眼的料子包上的。本想就着他不便宜的材料卖个好价钱,谁知它竟裂了个缝,只值三两银子。

花钱买东西,最忌讳买回去的东西有瑕疵了,一旦有,价格就死命的往下掉,像白给客人一样。

“那三两就三两吧!”老板露出一幅肉痛的神色,将布帛重新包好,递给凤清儿。凤清儿又挑了些黄表、朱砂和一支狼籇笔,掏出银子付了账,拿着罗盘和其它的东西,一幅嫌弃的样子离开了常来商铺。

出了常来商铺,凤清儿立怀露出一抹高深的笑容,“蠢货呀,别看你年纪比我大,可我是活了两世哪!”罗盘上的裂痕是她先前察看的时候,自己故意不小心用指甲划上去的,所谓的功能散失,不过是一时瞎编乱造而已!

……

回到府中,已是傍晚。

凤宅分东西南北四方大院,东院住着的是家主以及凤家嫡系叔辈。西院是凤家长老的住处。南院是庶出子弟。北院则是下人住的地方,凤清儿住的地方是在北院一间专门腾出来的空房。

原先搬进这里的时候,凤清儿不过两岁,并不知道是下人的住处,长大了才明白凤家根本不承认她这支血脉,视她如婢。不过她也不在意了,承不承认有什么关系呢,她隐忍不过是为了这里有个疼她爱她的父亲,若不是,她不会接受这些凤家所给予的不公平,毫不犹豫的离开这里。

“爹,我回来了。”

凤清儿将东西放好后便出了门,进了隔壁房间,那是她父亲的住处。

一进门,父亲果然坐在房间翘首相盼,桌上已摆好碗筷,等她回来一起用饭。

“清儿回来了,来,来,快给爹看看!”凤守成看见女儿立马迎了上去,干崩着的脸露出开心的笑容,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不是昨天就要到家吗?可是路上出了什么事?”

“对不起,爹,让您担心了,女儿路过洄江时,贪恋那里的海鲜美食,就多住了一天!”

凤清儿随意扯了个谎,天玄内经的事总归太玄乎,在别人眼里倒有点显得鬼神乱造,凤守成老实巴交的一个商人,肚子里又都是满腹经伦,怕是不会相信,反而费了口水。

她依进父亲的怀里,搂着他的腰,目光亮晶晶的似星子,“爹,这些日子,您过得可还好?”

她虽然不喜然凤守成古板守旧,甚至有些懦弱。凤府上到主子下到家仆,无不是冷嘲热讽,出言相讥,他却从不敢大声回一句。但前世今生,她只挣了个爹陪在身边,他所承受的遭遇也是因当年为了与她母亲在一起,不惜与家主作对,赶出家门而导致。他放弃了豪门,选择了平民,妻子不幸离逝,他又忍辱负重,独自将女儿抚养长大,如此,世上有几人做得到?一个对感情专一负责的男子是值得尊敬的,更何况这个男子还是他的父亲。

“清,清儿。”凤守成身子有些僵住,凤清儿虽是他的女儿,父女间有些亲昵的举动没什么,但如今她是个大姑娘了,性子本来生的就冷淡,不喜欢与人过多的打交道,此刻突然偎依在他的怀里,像是回到了小时候,他错愕的同时,又带着一丝喜悦。眼圈跟着微微一红,他也不是性热之人,尤其是清儿的母亲逝后变得更加寡淡。对清儿的感情只是放在心里,不喜表达,这么些年,她心里想必也是渴望如别家小孩一样,偶尔能在父亲怀里撒娇的吧?

看着许久未与自己亲近的女儿,丝丝甜蜜和欣慰让他如哽在喉,一时间忘了要答话了。

“爹,您怎么了?”察觉到父亲的异常,凤清儿还以为他在府中又受了天大的难处,急急道,“是不是我不在家的这些日子,凤家这些人又使了什么幺蛾子让您难堪下不来台了?”

凤清儿性格虽冷淡,甚至于有些时候凉薄,但那是对外人。一旦碰到有人对父亲不敬,便像只母老虎蹦出来,将爹护在身后。凤守成是家主长子,曾经也是继承下任家主的候选人,只是为了母亲,他放弃了。这家主之位自然就落到了她两位叔叔身上,本来公平竞争,大家也是一半一半的机会,想不到父亲又回来了,虽然家主未曾原谅,住的也是北院,但到底没将他赶出家门,这说明了什么?

凤府为此流言四起,说的无非是父亲回来与两位弟弟争家主之位了。两位叔叔寝食难安,恨之入骨。凤守成离开的这几年,两人早已暗中培养了自己的势力,每人身后都有一股力量在默默潜藏壮大,蓄势待发。凭白无故了多了个人来争,机会不是变小了么,且还是家主当年最为得意的长子,更是让人嫉恨难安。明里暗里不知使了多少绊子让凤守成难堪。她不求凤家会给予她们父女什么富贵,只盼不要有人不识趣,踩着他们的尾巴不放。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