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守魂人》守魂人 虫子 出柜 守魂人别扭受

更新时间:2020-03-06 20:02:42

《守魂人》守魂人 虫子 出柜 守魂人别扭受 已完结

《守魂人》

来源: 作者:虫子 分类:悬疑 主角:刘勇,冯十

《守魂人》为虫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在路过一个戴着墨镜的算命老头儿摊子前时,老头叫住我,问我是不是最近诸事不顺,我没承认也没否认,老头儿从斜跨的土黄色背包里摸出几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路过一个戴着墨镜的算命老头儿摊子前时,老头叫住我,问我是不是最近诸事不顺,我没承认也没否认,老头儿从斜跨的土黄色背包里摸出几张叠成三角形的黄符,说能驱邪避凶、消灾解难,不贵,十块一个。

我一下就给逗乐了,花了十块钱买下一个,倒不是真信这老头儿说的什么这符能驱邪避凶,只是买个安慰,加上实在觉得老头儿挺有意思。

把黄符放进新买的一套杯具里,我提着东西挤公交回了店铺,进门先把添置的物件一一冲洗了摆放好,正想把那黄符拿出来找个地方放着,算是镇店。

没想一抖塑料袋,黄符一下掉进了吧台和墙壁的夹缝里。

我皱眉找来把叉子,试了半天也没把黄符弄出来,我半蹲在地上,侧身伸手去夹缝里摸了一把,满手的灰,恶心得我下意识咽了口唾沫。

终于,我在灰尘堆里摸到一个扁扁的三角形东西,忙抽手出来,一看手上全是灰絮,还挂着一条蛛网,蛛网上更吊着一直小小的灰白色喜蛛。

突然,我脊背一凉,登时想到前两天店里电灯全部熄灭后遭遇的事。我急忙转头去看店外,立时就傻眼了,天色竟然已经一片漆黑。我记得我回来的时候也不过五点来钟,难道我打理吧台花了将近两个小时?

我想起冯十跟我说的话,也不拿什么黄符了,一把抓过吧台上的大门钥匙,转身就往外走。然而当我走到门口,去拉推拉门时,却发现门仿佛被锁死了一样,怎么也拉不开。我额头冷汗立马就下来了,急忙抬一脚踩在门框上,用上全身力气去拉大门。

然而无论我怎么努力,大门都纹丝不动。我一咬牙,也不心疼自己的店了,转身就要抄起一把椅子砸烂玻璃。

然而当我弯腰去抓椅子时,却猛然看见自己跟前站了一个人,那人身材健硕,浑身献血,手里……提着一把正在缓缓滴血的斧子。

我闭上眼,几秒后又睁开,那人仍然站在那儿,一动不动。我这才打消了最后那点侥幸心理,一把抓起椅子,腰都没直起来,椅子已经甩手冲着那人砸了出去。

只听“乓”的一声响,刘勇一斧子就挡开了我砸过去的椅子。我随手又抓起一把椅子冲他砸去,同时转身找各种刁钻角度逃跑。

我是不知道身为一只鬼,刘勇能不能直接越过各种障碍物直接向我冲来,但本能驱使下,也只能用对付普通人的打架方法。

好在刘勇的斧子是实体,它的身体也是实体,我不断绕着桌椅乱跑,它也被桌椅绊住,迟迟追不上来。我趁乱摸出手机,急忙给冯十去了个电话,一如既往,铃响了十几声他才接起来。

等冯十的电话终于接通,我脱口就是一句:“你在哪儿?”

冯十让我一句话问蒙了,愣了愣才道:“闲置在家,准备用膳,怎么了?”

此时,刘勇显然已经让桌椅弄得火气,他直接挥动两条胳膊,将拦路的所有桌椅掀飞,向着我笔直地走了过来。或许是听见我这边的动静,冯十疑惑道:“伯虎兄,你在工地搬砖?”

“不是!”我冲冯十吼道,“我没来得及离开店铺,现在刘勇的魂魄要杀我!能不能来帮帮我!”

话音刚落,冯十那边就撂了电话,我也不知道他是赶着去吃饭,还是赶着来救我,只好将手机胡乱揣进口袋,弯腰一把捡起一张椅子,旋身冲刘勇扔去。刘勇再次用斧头砍开椅子,冲我怒吼出声。

我也是心头火起,老子好好开个咖啡店,谁也没招惹,你凭什么见我就喊打喊杀的?我招你惹你了?

我抄起离自己最近的一把椅子,将椅子用力往吧台上一砸,硬生生掰下一条不锈钢的椅子腿,一手拿着剩下的椅子当盾牌挡住头脸,另一手将钢棍断裂的那头对准刘勇,向他快速冲了上去。

我抄起那条不锈钢椅子腿,对准刘勇心脏就扎了过去。

钢棍瞬间就扎穿了刘勇的身体,然而我却没有任何捅穿肉体的感觉,手上轻得像是刺穿一团空气。我一愣,心说怎么这时候它就成虚体的了?没等我抽手后退,刘勇怒吼一声,一斧子向我挥来。我本能地将椅子挡在身前,刘勇的斧子扫上椅子,我只感觉自己仿佛迎面撞上了火车头,竟然一下就被它扫飞了出去。

我重重摔在地上,浑身像是散架了似的痛,半天爬不起来。刘勇踢开挡在它和我之前的椅子,举起斧头向我当头劈了下来,我急忙往后退,只听“哐”的一声,斧头劈上了地面,竟将地板劈出一道寸深的口子!

我随手捡了一把椅子,加快脚步向大门冲去,同时将椅子高高举起,借着自身的冲力用椅子砸碎大门的玻璃。“哗啦”一声,千万片玻璃渣崩开,我低头用胳膊挡住脸,却仍觉得脖颈一痛,显然让玻璃划到了。

玻璃扎人虽然痛,但好在我成功冲出了店铺。狼狈地跑上街头,我却发觉事情不对劲,平时热闹的街道此刻竟然没有一个人,昏黄的灯光投在空荡荡的马路上,将整条路照得仿佛通往阴司的道路。

我浑身发凉,转头看着刘勇从店里一步步走出来,它手上的斧子正不断向下滴着鲜血,一条血印从店铺内一直延伸到街头。

我这才真正感到了恐慌,我可以可鬼魂打一架,也可以孬种地逃命,无论哪一种,我都仍然有着选择的权力。

但现在我站在空无一人的街头,被巨大的无助感侵袭着四肢百骸,我没办法和它打,我打不过它,也没办法逃命,我甚至不清楚自己所站的地方究竟是阳间,还是刘勇给我创造的幻象。

而无论哪一种,我都丧失了选择的权力。我仿佛砧板上的肉,只能任由这个恶鬼宰割。

我感觉两腿发软,自从那件事之后从未有过的孤独和慌乱重新占据了我的大脑,我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甚至萌生了给刘勇跪下,求它放过我的念头。

“徐寅!”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呼唤,我一愣,本能地转头看去,随即眼前一花,我竟然看见冯十站在咖啡店门外,不停拍打着大门的玻璃,而我还在咖啡店里,手里提着一把椅子,根本没出去过!

“徐寅!”冯十拍着大门冲我喊,“金蟾!我放在吧台上的金蟾!能震慑恶鬼,快去拿!”

现在我背对大门站着,距离咖啡店大门不出五步,刘勇背对吧台站着,距离吧台不出三步,我俩中间凌乱地倒着各种桌椅和杂物。

如果要拿到金蟾,我必须穿过种种杂物,同时越过刘勇的防线,这还不如让我站在这儿坚持贯彻敌不动我不动的终极奥义。

但如果不拿到金蟾,我很可能不出十分钟就被刘勇砍死。

拼了。我一咬牙,转身捡起一把椅子,向着杂物最少的地方绕行冲了过去。刘勇一见我动弹,立刻就掀开桌椅向我逼了过来,很快就拉近了我俩的距离。我紧张地盯着刘勇脚下,直到它离我几乎不足两米的时候,我才抄起椅子冲刘勇头顶砸了过去。

不出意料,刘勇抬头看了眼椅子,立刻挥动斧子挡开攻击,它视线离开自己的同时,脚下一滑,冲着刘勇右下方一个铲地溜了过去!

刘勇每次向我靠近,就一定会打飞它脚下的杂物,再加上我特意挑选了杂物较少的地方,因此现在刘勇周边半米的范围内几乎就是空的,我才得以突围而出。

冲过刘勇,我立刻手脚并用爬起身,向着吧台就扑了过去。刘勇打飞椅子,转眼见我竟然绕到了自己身后,怒不可遏,大吼着向我后背挥来血斧。冯十在门外大喊:“小心背后!”

我也顾不上回头,如果这时候回头,那我真就交代在这儿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