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豪门惊婚:冷情总裁放过我》豪门宠婚冷情总裁免费 全文阅读 豪门惊婚:冷情总裁放过我激H

更新时间:2020-02-13 12:05:48

《豪门惊婚:冷情总裁放过我》豪门宠婚冷情总裁免费 全文阅读 豪门惊婚:冷情总裁放过我激H 连载中

《豪门惊婚:冷情总裁放过我》

来源: 作者:岸芷 分类:总裁 主角:许汶君,苏妙

《豪门惊婚:冷情总裁放过我》是岸芷写的一本总裁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豪门惊婚:冷情总裁放过我》精彩章节节选: 许汶君真的太困了,心力交瘁。到了家,头一沾到枕头就入了梦。 可惜连梦也不给她丝毫安慰,就连在梦里,也逃不开苏妙。 楼下传来大门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许汶君真的太困了,心力交瘁。到了家,头一沾到枕头就入了梦。

可惜连梦也不给她丝毫安慰,就连在梦里,也逃不开苏妙。

楼下传来大门开合的声音,许汶君睡的本就不踏实,听见了响动,猛地睁开眼,蹑手蹑脚地走下楼去——

入眼的却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画面。

“靳子安!你太过分了!”许汶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看着他把手从苏妙的裙子里抽出来。苏妙看上去慌张极了,扯过靳子安的外套盖在身上。露出来的肩背上印着欢好的痕迹。

靳子安把苏妙搂在怀里,轻描淡写地看了许汶君一眼:“我警告过你,而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还跑去跟父亲诉苦是不是?”

靳子安向来如此。许汶君要是安安分分,他还懒得过问她。她越是逆他的心思,他就越要她看到后果。

“靳子安,我从来没有去跟爸告过状!你从来就看不清事情的真相!”

许汶君一步一步逼近靳子安。没来由的脏水,她不能背。

在结婚纪念日被小三挑衅,紧接着丈夫竟把小三带回了家里,可是她只能打落门牙和血吞。做女人做到这个份上,还真是不一般的憋屈。可越是这样,她就越不能输。

“苏妙,请你出去。”许汶君冷冷地盯着苏妙,“别脏了我的屋子。”

苏妙眼泪说掉就掉,把脸埋进靳子安肩颈间:“子安,我……我在这里不合适的。我先走……”

靳子安摩挲着苏妙的脸,在她发上落下一吻,安慰道:“妙妙,没事。我在这里,我看谁敢把你怎么样。”说完,靳子安挑起一抹嘲讽地笑,看了许汶君一眼。

“你娶我,是父亲的意思,你要想我同意离婚,把这个贱人扶上来,就去跟父亲说。”

反正自己在靳子安眼中,是个只会告密的小人,她又何必苦苦解释?

“终于承认了?就算有父亲给你当靠山,这个婚离不离,也由不得你。”靳子安站起来,由着苏妙穿着自己的外套,搂着她就要离开。

刚走出门没有两步,苏妙就停了下来。靳子安不解地看着她,等着她开口。

“子安,我耳环好像掉了,我回去找找,你在车上等我一下好不好?”

靳子安皱眉,想起方才许汶君对苏妙的态度,眼睛眯起:“我跟你一起进去。”

“不用啦……汶君应该没那么不讲道理的。不管怎么说,我们先前……也是姐妹啊。”苏妙扬起笑容,看上去温善可人。

靳子安没再说什么,拍了拍她的肩:“拿你没办法,去吧,小心一点。”

苏妙笑得娇俏,转身进了门。然而门内和门外的苏妙像是两个人,反转得太快,许汶君跟不上。

只听得苏妙一声娇呼,跌坐在地。许汶君动了去扶她的念头,却还没来得及动,就被快步走进来的靳子安掐住手腕摁在了墙上。

“许汶君!你怎么这么恶毒?她做什么了?你就打她?”靳子安根本没给她任何机会解释,不说分说地掐着她的脖子,直掐得她喘不过气,眼泪被逼出来。

“子安……算了吧。我也没什么事……”苏妙仍坐在地上,柔声劝着。

靳子安铁青着脸放开手。许汶君揉着颈间,抹掉眼泪,凛然开口:“靳子安,我可怜你,你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明白。”

靳子安看也不看她,将苏妙横抱起来,走了出去。

二人走出门的一瞬,苏妙回过头,泪水涟涟的脸上,挂着的却是得意至极的笑容,用口型留了一句话。

“你赢不了的。”

赢?她的婚姻难道是一场比赛吗?

要真是一场比赛,许汶君早就已经出局了。许汶君快要被这悲哀的想法击败。

“要是一开始……从一开始,我就没想过要爱上你多好……”哪怕是有一个人强行拦住自己,用什么手段都好,只要能让她不爱上靳子安就行了。

从一开始,她就是错付了一片心意。她本来是那么满心欢喜,欢喜靳子安也在找她,欢喜年少时的懵懂心情终于成真。

要是她没有把靳子安放走,而是放任自己的父亲把他卖掉,是不是现在,她还有父亲?

当年放走靳子安时,她曾嘱咐过他不要报警,怕的就是父亲受牵连。可他食言了。

不仅如此,多年后,靳子安搂着她曾经最好的姐妹,向所有人宣告,苏妙是当年救下他的人。

多讽刺。骗子得到了一切。

许汶君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入夜,伴着酒气的呼吸扑在许汶君脸颊上,许汶君迷迷糊糊地睁了眼,眼前居然是靳子安的脸。两人之间的距离,前所未有的近。

靳子安还是那么好看。许汶君不自觉地伸手抚上他的面容。他剑眉星目,却总是对她皱着,也总是抿着唇。

“子安,你喝醉了?”

靳子安眼睛都没有完全睁开,终于语不带刺:“嗯,喝了点酒。”说着,居然伸手从许汶君睡袍缝隙中伸了进去。

许汶君整个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得一颤。

“子安!”

“怎么了?”靳子安气息喷吐间带着酒气,语气却十分温柔,哄得许汶君都觉得自己醉了,说出的话都软绵绵,甚至从喉头逸出甜腻的声音。

许汶君的身子崩得像满弓的弦,却没有阻止靳子安的动作。

“乖,妙妙……”

靳子安的声音一出,许汶君就像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下。妙妙!靳子安居然把自己当成苏妙!

许汶君心头一片悲凉。两年来靳子安都未曾碰过她,第一次碰她,就是把她当成了别的女人。

“你起来!你不要碰我!”许汶君嘶喊出声,但是靳子安只是一只手将她双手擒住,动作根本没有停下来。

“呵呵……妙妙,今天玩这么粗暴的戏码吗?”靳子安的笑声低沉而迷人,但是许汶君只觉得害怕和反胃。

许汶君双手被反钳着,双腿也被紧紧压着,牙齿狠狠地咬在靳子安肩膀上,却也没能让靳子安停下来。

“靳子安!你放开我!”

靳子安充耳不闻,只当是她的把戏。他显然醉的不轻,呼吸间都带着浓重的酒气。他丝毫没有听进她的话,根本就没意识到,此刻在他身下的,是那个他向来不愿正眼看一眼的女人。随着二人之间最后一块遮羞布也被扯下来,靳子安覆身上去,贯穿了许汶君。

“嘶——”许汶君强迫自己不叫出声,但是未经人事的身体承受不住这样的疼痛,还是让她忍不住倒吸一口气,眼泪也掉了下来。

许汶君除了疼痛,唯一的感觉就是自己的唇被靳子安温软的唇包覆。第一次主动吻上她,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境。

痛苦与兴奋交错的夜,许汶君闭上眼,默默承受下了这一切。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