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姜氏阿容》姜氏名字 straight(直人文) 姜氏阿容MB

更新时间:2020-02-12 12:11:13

《姜氏阿容》姜氏名字 straight(直人文) 姜氏阿容MB 已完结

《姜氏阿容》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青霓明月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姜容,尼玛

《姜氏阿容》是青霓明月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姜氏阿容》精彩章节节选: “呀,这人好生残忍!不说下来扶一把赔礼道歉就罢了,竟然还一鞭子将人摔到一边,这也太没人性了些!” “谁说不是?看他公然纵马行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呀,这人好生残忍!不说下来扶一把赔礼道歉就罢了,竟然还一鞭子将人摔到一边,这也太没人性了些!”

“谁说不是?看他公然纵马行凶,浑不把我们这些老百姓的性命放在眼里,简直就是草菅人命!”

“跑得这么快,赶着去投胎么?”

“唉,快别说了,看没看见那人座下的马?那可是有‘追云逐月’之称的乌云踏雪驹,价值千金呐!寻常老百姓哪儿能买得起?不定是哪个世家大族的贵公子呢!”

“嘁,那又如何?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别说他是哪家的贵公子,就算他是王爷太子,那也不能嚣张成这样儿吧?”

“就是,当咱没见过贵人不成?今上的皇六子也就是青王爷,那多尊贵的人物,还不是礼贤下士爱民如子,从来就没有欺压过咱们老百姓的?刚才那个能大得过咱青王爷?”

“嘿,说的跟你见过青王爷似的。人家那可是天潢贵胄,你能知道个什么?”

“没见过那也听过啊!自从青王爷被赐封地来到咱们青州之后,那可是为咱们老百姓做过不少实事呐!”

“也不知道那个小少年怎么样了?也真是佩服他,竟然有勇气跑出来救人。说起来惭愧,我们这些大人还比不上人家一个小孩子……”

“别在这儿放马后炮了,你要真的惭愧,刚才怎么不见你去救人了?”

纵马的面具少年都不知道去得多远了,街上众人还在对刚才一事议论纷纷。

突然一声惊恐的尖叫声响起,“啊!我的儿啊——”

姜容循声看过去,便见一个妇人急忙扑向那个被她救下的小娃,一把将他搂在怀里,不住地哭着,边哭便不住地拍打着小娃的屁股,口里骂着:

“叫你不听话!叫你乱跑!老娘都快被你吓死了!你这个不省心的东西!老娘打死你!”

妇人口里虽然骂得很,下手也挺重的,但却始终紧紧地将那小娃箍在怀里,生怕一个松手他就会不见了一样。显见得是怕得狠了。

小娃显然被吓傻了,又被母亲好打了一顿,不禁哇哇乱哭起来,泪水不要钱似的流的慌。

见状,妇人又一阵心痛,忙给他擦起眼泪软语轻哄起来。

原来那个小娃不是她的弟弟煜儿啊。

姜容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有庆幸也有失落,至于后不后悔她却是不知道的,因为她不敢保证自己在得知那小娃不是自家弟弟后还会舍身相救。

但结果终是好的,不是吗?小娃获救,而她也没什么大的损失。

母子两个抱头痛哭了好一阵之后,妇人才想起来去找她儿子的救命恩人。只是找了一圈也没见着人,问了周围的人都说小少年早就已经离开了,她只得失望地牵着儿子回家了。

却说姜容跟在飞鹤后面,一路来到一间位置颇为偏僻的酒楼外。

位置虽然偏僻,但是这周围的景致却很是不错,只见酒楼边上一条清澈的小河汩汩流淌,岸边上杨柳依依,柳枝款摆,青烟漫漫,黄鹂鸣翠。另一边却是一片烂漫的桃花林,轻柔曼丽的桃花瓣在和煦的Chun风里徜徉。

而坐落于这片美好景象之中的酒楼,建设得也是颇为精致雅丽。

归林居。名字倒是起得颇有一番悠然意境。只不知里面是个什么情景?

煜儿又何以出现在这里?

别不是挂羊头卖狗肉吧?外面看着是吃饭的地儿,实则里面暗地里进行着某种买卖人口的龌龊勾当?

姜容不知道,自己的猜测虽然跟事实真相还差那么点儿,但也相去不远了。

她踏步而入,果真见到里面并无多少人。跟着飞鹤来到后院一间屋子前,两名气息内敛的青衣男子直直杵在门口,面无表情。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武功高手?

这个时空是有内力这种玩意儿的,不说远的,她的爹爹姜奕就是个身怀内力的武功高手。

她感觉面前这两人和自家爹爹有种相似的武者气质。所以她不敢乱闯。

飞鹤飞到面前这间屋子就停下来了,说明弟弟果真就在里面,只是,现在要如何进去呢?

姜容站在院子里的一颗槐树下,跟门口的两个青衣门神遥遥对望,思索着该如何混进去。

青十五和青十六,也就是被姜容暗地里称为门神的两个人,自然不可能看不见她这么个大活人。虽然他俩依旧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实则心里已经忍不住寻思开了,这小子跑到这里来干嘛?站在那里半天了怎么还不见动静?

突然院子里又来了一伙人,为首一人身着锦衣,手上摇着不合时宜的折扇,一副“老子很拽很有钱”的骚包样,就是后头跟着的几个小厮也是穿锦着缎的,比起普通老百姓可是要气派得多。

待走到门前,锦衣公子身后一个小厮就站出来,从袖袋里拿出一个荷包来递给了左边的青衣男子。

然后青衣男子就递给了小厮一块牌子,让开放了人进去。

嗯?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付了钱就可以进去了?

姜容眼珠子一转,本想着跑过去跟在那伙人身后混进去,但是又一想觉得这样太傻了。先不说那个锦衣公子会不会发现,就说那两个青衣门神也是绝不会坐视不管的。

若是连她这样一个小孩子都能够轻而易举混进去,那他们还要不要在这里混了?趁早回家抱孩子去吧。

如此,她还不如光明正大地进去!反正她又不是没银子。

姜容施施然走到门口,青十六垂眸看着她,就是不说话。

“咳,我要进去。”姜容开口道。

“一百两。”青十六缓缓吐出三个字。

“什么?一百两?”姜容惊声道,你怎么不去抢!

虽然她随随便便从空间里拿出一根年份最低的人参都换来了一千五百两银子,但这并不意味着银子很容易就到手,银子也不是那么廉价的货币!

要知道,寻常百姓最常用的还是铜板。石米不过六七百,也就是说买一石米才只需要六七百铜钱,而一石米有多少斤呢?按照宋石66公斤计算,那么1两银子相当于人民币近924—1848元。

普通老百姓一家子一个月生活费差不多也就是二三两银子,或许还不到。

所以说姜容用人参换来的那一千五百两银子着实是一笔巨款。而现在,这个地方一个入门费都要到了一百两,简直就是坐地起价狮子大开口有木有!

看着姜容眼睛瞪得溜圆儿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青十五眼中划过一抹笑意,青十六嘴角亦是勾起了一抹笑纹,但很快又淡去。

他看了姜容一眼,不知怎的,姜容很容易就理解了他那一眼中所包含的意思——小屁孩儿,没钱就不要来瞎捣乱。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还是回去玩儿泥巴吧。

尼玛,太欺负人了有木有!太小瞧人了有木有!

我又没说不给钱,你什么意思啊!

她可是来找弟弟的,就算要花再多钱,她也是非进去不可的!又怎会为了这么一点小钱就被拦在门外呢!

姜容立刻掏出了一张百两银子的银票,下巴抬得高高的趾高气扬地递过去道:“喏,看见了没?小爷有的是钱!不就是区区的一百两么,拿去吧!”

嘴上说的豪迈,其实心里着实心痛。

青十六将银票接了过来,诧异地看了姜容一眼,再看银票,没有作假的痕迹,确确实实是泰丰钱庄发布的票号样式。

没想到这小子还真的能拿出一百两银子来。

“现在能让我进去了吧?”姜容抬着下巴问道,要多傲慢有多傲慢。

“可以了,进去吧。”两人给她让开了路。

姜容轻哼了声,双手负在身后,装模作样地进去了。

才刚走了几步,她就听到身后传来两声闷笑,估计是笑她人小鬼大吧,明明一副小孩子的模样,偏要装得大人似的。

不过,笑吧笑吧,她也不介意。刚才那副样子,她有一多半是故意装出来的。

房间里空荡荡的,只四面墙壁上挂着几幅字画,角落位置摆着几盆花草。正中央有通向下面的楼梯,一眼望不到底,不知通往了何方。

沿着楼梯往下,来到最底层,顿时一阵热火朝天的喧嚣声冲击过来。

她没想到底下竟建着这么一座巨大的建筑。建筑呈现环形,层层往上,总共有三层。东、南、西三面都是观众席。第一层是露天的,座位一个挨着一个,以粗壮的铁栏杆和中间的场地分隔开来。

第二层和第三层则是一间间独立的包厢,让人看不见房内的情形。里面的人却可以直接透过窗子看到外面的景象。

剩下的北面,则是一堵厚实的石墙,只在最下方开着几个闸口。

此刻在中央的场地上,正发生着一场激烈而血腥的战斗,一方是徒手搏斗的人,而另一方却是一头凶猛的狮子。

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场中与狮子搏斗的那个人看起来不堪一击,似乎下一刻就会被狮子撕成两半,血流成河。然而他总在最危险的时刻躲过了狮子的攻击,反而借机给狮子造成了重创。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