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邪王枭宠:萌上腹黑小王妃》邪王枭宠萌上腹黑小王妃免费阅读 下克上 邪王枭宠:萌上腹黑小王妃BI

更新时间:2019-12-03 12:10:32

《邪王枭宠:萌上腹黑小王妃》邪王枭宠萌上腹黑小王妃免费阅读 下克上 邪王枭宠:萌上腹黑小王妃BI 连载中

《邪王枭宠:萌上腹黑小王妃》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三月思归 分类:架空 主角:云紫嫣,云轻尘

《邪王枭宠:萌上腹黑小王妃》作者:三月思归,架空类型小说,主角:云紫嫣,云轻尘,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紫嫣吓得傻了,不知道如何反应,只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喊道:“她一回来就冤枉我,祖母怎么也偏帮于她?” 云思衡怒瞪着云轻尘,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紫嫣吓得傻了,不知道如何反应,只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喊道:“她一回来就冤枉我,祖母怎么也偏帮于她?”

云思衡怒瞪着云轻尘,黑了脸朝她喝道:“还不快给紫嫣道歉。”

本来想点到为止的轻尘被这一喝也犯了拧劲,她静静的看着云思衡讽刺一笑:“你自己去找个郎中来看看这香囊,看到底该谁道歉。夹竹桃花粉配着曼陀罗果实,是想让我变傻,还是想直接要了我的命?”

屋里一下就安静了,连干嚎的云紫嫣都忘记了哭,她不敢置信的看着依旧一身沉静的云轻尘,震惊得嘴都合不拢来——

一个穷乡僻壤出来的小丫头,怎么会有这样的见识?她不应该被蜀锦的华贵震慑得自惭形秽吗?怎么不但发现了香囊的破绽,更知道曼陀罗和夹竹桃花粉?

老祖宗也震惊了,她看着坐在椅上张着嘴忘了哭的云紫嫣,满心都是失望:她怎么有这么狠的心,怎么会这么歹毒?

只有云思衡从始至终都不相信,愣了半晌之后就加大了音量朝云轻尘吼:“少在这里污蔑人,我这就叫了郎中来,若他说不是,我看你有什么话说。”

云轻尘轻声一笑,却毫不退让:“若我冤枉了她,立马给她磕头认错,任由她处置。”

“好!”

云思衡气得脸红,甩袖要走。反应过来的云紫嫣却扑过来一把保住了他的腰:“哥哥别去,妹妹才刚回来就闹出这等丑事,传出去了我们云家哪还有脸面。”

“紫嫣放手,名声怎么会有你重要。”

云紫嫣却是急红了脸,搂住云思衡的手死活都不松开。眼看云思衡马上要挣脱了,她急得什么都顾不上,声音也带了真切的哭腔:“别去,轻尘说那香囊有问题就肯定有问题。”

这下,云思衡傻了。他转过身子不敢相信的看着云紫嫣的眼睛喃喃道:“你说什么?”

云紫嫣就哭得更汹涌了,她可怜巴巴的拉着云思衡的衣摆委屈连连:“我最近腿总是疼,手上也没有力气。咬牙做完了香囊腿就疼得忍不住了,里面的香料是余嬷嬷帮着放进去的。

我想着她和妹妹一起呆了三个月,熟悉她的喜好。所以,她说妹妹喜欢桂枝和大料的味道我就让她去厨房取了,没成想她还往里面放了夹竹桃和曼陀罗果。

哥哥,是我不察差点害了妹妹。你别找郎中了,叫了余嬷嬷过来拷问,紫嫣愿意和她当面对质。”

她一边说一边哭,一张笑脸皱在一起,看得人心疼。

云轻尘在一旁冷艳看着,半分没有要点破她话中漏洞的意思,浑身上下都弥漫着平和的气度。

老祖宗眉头紧皱,一双精明得能洞悉人灵魂的眼睛定格在云紫嫣身上。

只有云思衡一脸的心疼,赶忙将云紫嫣抱在怀里:“不是紫嫣的错,你快别自责了,没事的,有哥哥护着你。”

云紫嫣却更来了劲,握着粉拳就往自己的伤腿上捶:“都是你不争气,三个月了还不见好,折磨得我吃不香睡不着呼口气都疼也就罢了;现在竟让妹妹一回来就误会我要害她。

你要是不这么疼,女红最好的我怎么会连针都拿不稳,整整缝了三个月还像是半柱香就赶出来的?你要是不这么疼,我何至于连装香料都要借别人的手,让人将我陷害成容不下胞妹的恶毒虎狼……”

她捶打得用力,还没好全的伤口被她一打又冒出了鲜血。

云思衡看得心都碎了,眼圈更是透红,他去抓云紫嫣的手,云紫嫣却更是激动,一边躲着一边哭:“哥哥,我不后悔替你挡了那一刀。你是我的哥哥,就算为你死了我都愿意。可我现在就是个废人什么都干不了的废人,还差点连累了妹妹受苦。我没用,你送我去乡下庄子上自生自灭吧。”

“够了!”

老祖宗凤目一棱,满身都是隐忍失望:“大家都知道你的心意了。快回去歇着吧,你妹妹Xing子直,不是刻意与你为难,你别往心里去。”

云紫嫣这才收了哭腔,拿怯懦的眼神去看云轻尘:“妹妹真的信我?不怪我?”

云轻尘平稳一笑,看了眼立马朝她投来警告眼神的云思衡,笑道:“姐妹之间哪有怪不怪的?何况姐姐也是受人蒙蔽。”

紫嫣立马就笑了出来,亲热的看着云轻尘的眼睛道:“我就知道妹妹是和我一样善良的。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轻饶了余嬷嬷,这等刁奴,就应该痛打五十大板撵出府去。”

云轻尘浅淡的笑了笑,并不接她的话。只转头看向老夫人道:“祖母,轻尘累了,能不能先回去休息?”

老祖宗也不想再看云紫嫣那副样子,让他们散了之后就遣双鸳带轻尘去鸾鸣轩歇息。

鸾鸣轩是才为云轻尘收拾出来的院子,格局古朴大气,摆设齐全精美。只是里面冷清得很,半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双鸳将云轻尘带到地方也要回去复命:“床榻都收拾好了,小姐先午歇一会儿。大夫人正在挑伺候的丫鬟,晚一点人就都过来了。”

三个月了,准备好了院子却挑不出伺候的丫鬟?

云轻尘心中了然,面上却笑得和气:“姐姐回去复命吧,我自己没事。”

双鸳内敛一笑,虽是不忍,却也只得告退离开。

望着双鸳离开的背影,再看看大而空旷寂寥的院落,云轻尘虽不至于顾影自怜,心中却也有一些顾忌。

这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宅院,她拥有的只有她自己!

正悠悠的叹一口气,院中三人合抱的茂密银杏树上却发出了突兀刚毅的声音:“现在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凄凉,特别委屈,特别不讨人喜欢遭人厌弃?是不是伤心得连哭都哭不出来?”

磁Xing好听得能蛊惑人心的声音,虽然带了太过明显的冷漠,轻尘也准确的扑捉到了那翻尖刻言语中的心疼和悲凉。

她心中一暖,抬起头,试图在银杏茂密的枝桠中找到徐品言的身影。可一眨眼,紫衣魅惑的他已经旋身从树上飞下,衣袂翩飞间凌厉、霸道的站在她面前。

他离她那么近,近得她一抬手就能摸到他妖孽魅惑的眉眼。云轻尘看着他好看得不像话的五官,慢慢就笑了出来:“我从来都不哭。”

徐品言就将双手按在了她的双肩,低头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执拗的问:“拿住了云紫嫣的把柄,你不一次将她击倒,反而轻易就让她脱身,怎么想的?”

呼出的热气打在云轻尘脸上,羞得她乱了呼吸。红透的一张脸破坏殆尽了她寻常的和婉沉静,连软软糯糯的声音都带了心慌意乱后的难为情:“她是阿娘的亲女儿,哥哥的救命恩人。”

自己都到了这般境地,却还去顾忌旁人的恩义。徐品言心下一怔,抬头去看云轻尘。

云轻尘黑白分明的眼睛也正滴溜溜的看过来,里面映照着比深湖更幽深纯净的神光。

徐品言看着,好久没有因谁而跳动的心,立马就鲜活起来。她分明是沉静温婉的一个人,此时在徐品言眼里,却美得凌厉,美得张扬,让他只看一眼就忘了呼吸,憋得喘不过气。

这样知恩重义的美人,怎么能独自承受后宅的刀风剑雨,没有人守没有人护?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