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刺客行之伊飞》刺客信条起源行省长之墓 主角是马天行,陈立德的小说 刺客行之伊飞诱受

更新时间:2019-12-03 04:14:24

《刺客行之伊飞》刺客信条起源行省长之墓 主角是马天行,陈立德的小说 刺客行之伊飞诱受 连载中

《刺客行之伊飞》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莫非特 分类:武侠 主角:马天行,陈立德

火爆新书《刺客行之伊飞》是莫非特所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马天行,陈立德,书中主要讲述了: 那青袍客一进一退,快逾闪电,他前出三丈,一鞭卷住“菜花蛇”刘Chun,然后将之挥出,又收鞭回撤,群豪只觉眼前一花,那青色身影仿佛只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青袍客一进一退,快逾闪电,他前出三丈,一鞭卷住“菜花蛇”刘Chun,然后将之挥出,又收鞭回撤,群豪只觉眼前一花,那青色身影仿佛只是动了一动,地上便多了一个死人。

雷积奇、陈立德和马天行三人面色一变,心中都是一沉,三大高手在此,那青袍客来去自如,杀人如拾草芥,三人都觉脸上有些挂不住。

群豪一阵鼓噪,有多人便Cao刀挥剑,杀上前来,自有许多人便想着趁乱杀了刘胜和青袍客,抢了马车上的财物好走人。

陈立德脸色发青,双掌或拍或拿,身形在群豪中游走不定,只听得“乒”、“乒”、“乒”声响个不停,二十多把大刀长剑给陈立德抢了扔到了青石街面上。

陈立德看了看那些武器给他一瞬间夺出手来,呆若木鸡的江湖汉子,举手将一柄鬼头大刀板作两段,怒道:“谁敢乱来,有如此刀!”

这鬼头大刀纯钢铸就,居然给陈立德轻轻板断,这份功力,当真了得,群豪慑于他的威名和武功,一时不敢再冲杀过来。

一个阴侧侧的声音忽道:“当然不能让兄弟们过来,你们好吃独食啊!”

群豪来自十多个山头,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虽然单个不是陈立德他们的对手,但合力一战,只怕鹿死谁手,也还未知。

一个女声叫道:“江湖上规矩:见者有份!陈老爷子,可得给大家伙儿个交代!”

这女人正是石三姑,江湖传说她是“桃花山”的寨主,跨下桃花马,掌中桃花双刀,擅发十二柄桃叶飞刀,以介一女流之輩,多年来卓立江湖,叫许多江湖人物不敢正眼看她。

群豪大叫有理,纷纷的要求分赃。

黑熊岭头领刘大平叫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嘿嘿,这里是我黑熊岭的地盘,大伙儿可得多分黑熊岭一份!”

那阴侧侧的声音又道:“这是你‘黑熊岭’的地盘?怕不是‘青狼川’的吧,‘青狼川’的洪新、蔡二、杜老三可死得好惨哪!”

刘大平听了心头大怒,却一时寻不到说话之人,只好隐忍不发。

马天行一闪身过来一把揪住刘大平,喝道:“分你个大头鬼,再胡叫乱喊,马爷爷叫你们都死!”这马天行是个独行大盗,最不喜别人和他分赃。

刘大平雄踞“黑熊岭”,在江湖上也是有名有姓的角色,不料一招便给马天行擒住,当下闭目等死。

群豪见马天行如此武功,多数人却不怯懦,心道老子过的是刀头上舔血的日子,几句话就把你老子给唬住了?再说你一个人,武功再好也敌不过这许多人,况今日之事传了出去,只怕马天行也难逃江湖公道。

雷积奇眼见“生意”还没开始做,这边先乱了起来,只怕这数百江湖人物混战一起,那青袍客和马车夫便可乘乱脱逃,自已的一番谋划,可就打了水漂,要再寻这种好时机,可就难于上青天了。

他朝陈立德使个眼色,两人在马天行身边一夹,将刘大平抢了出来,马天行只觉身躯一震,如遭雷击,心知绝不是两人合力之敌,心中虽怒火万丈,此时也只得强行香下肚去。

雷积奇叫道:“各位兄弟,这‘生意’么,自然是人人有份的,不过也要有先有后,大家伙还是听陈老哥安排如何!”

陈立德领袖群豪多年,自是熟谙处理眼下情形之道,当下朗声叫道:“各位兄弟,在江湖上行走,讲的是一个‘义’字,自然是‘见者有份’,只是眼下这椿‘生意’么,棘手的程度,只怕是不同以往,便是老夫,也不敢说百无禁忌,各位,来此何事,点子是做什么的,事已至此,大伙儿用不着藏着掖着了,痛痛快快的说出来吧!”

群豪此时却一片沉寂,没有一人抢先说出话来。

陈立德沉声道:“既是连说也不敢说出来,自然是不敢做的了,那自然是没有‘份’的了!”

那个阴侧侧的声音忽道:“你陈立德领袖绿林英雄,消息自是比谁都还灵通,这点子的事,还用大伙儿来说么?”

马天行吼道:“钱老二,你们姓钱的怎的都是这阴阳怪气的,别藏头露尾的了,有种的正大光明的出来说话!”

群豪中却有知道“钱家庄”的,这钱氏三兄弟为人阴损无耻,专在江湖上做些黑吃黑的勾当,不讲江湖道义,颇为江湖好汉不齿,只是他们兄弟武功却有些门道,加上工于心计,江湖上多有吃他们暗亏的,这钱老二,便是钱氏三兄弟中最可恶,最阴险狠毒的一个了。江湖人送外号“黄蜂针”。“青青蛇儿口,黄锋尾上针”,自是人间至毒。

钱老二却不则声了。

石三姑却道:“原来偌大江湖,并无一个英雄好汉,竟全是些缩头乌龟,此番连说话也不敢了,怪不得蛮人侵我中原,如入无人之境!”

群豪给这石三姑骂了缩头乌龟,有些人埋头不语,有些人却大为不满,要反唇相激。

伊飞心道:这女人却有些气慨。

那原前和石三姑对骂的粗喉咙却道:“有什么不敢说的,老子马大壮就不是缩头乌龟,现在便说,这点子是从京城来的不是?从京城来的,不是大官就是大老板,抢他娘的,金银财宝多的是!大伙儿分了快活去!”

那钱老二此时却阴阳怪气的道:“光是金银珠宝么,马哈子,也不怕你吃不下,憋死了你!”

原来马大壮是个有名的混人,江湖上送他个外号“马哈子”,就是傻子的意思。

马大壮闻言心头大怒,手中齐眉大棍一抡,便要打人,一时间却认不出人群里谁是钱老二。

刘大平道:“这点子的确是来自京城,马车上么,嘿嘿,怕不是金银财宝!”

马大壮高叫:“不是金银财宝,那抢个球啊!”

有人却调笑他道:“车上还有花姑娘,还有公主,你马大壮******不要么?”

马大壮大嘴一咧,一句话还没说出来,那张嘴却惊得再也合不上了!

群豪又只见一道青光闪过,那言语轻浮之人已经和“菜花蛇”刘Chun一样,给青袍客一马鞭勒死在众目睽睽之下。

这青袍客的马鞭是索命的无常索,当下群豪无人出声,生怕那马鞭鬼魅般的缠上自已的颈脖。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