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拾骨娘子》拾骨者 傲娇受 拾骨娘子XXOO

更新时间:2019-12-02 20:07:59

《拾骨娘子》拾骨者 傲娇受 拾骨娘子XXOO 连载中

《拾骨娘子》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错姑娘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龙泽,龙归妹

《拾骨娘子》作者:错姑娘,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龙泽,龙归妹,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柳酬勤是谁? 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易化忌作为易家村村长,见识比其他的村民多的不是一点半点。 为什么?难道就因为他是村长吗? 当然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柳酬勤是谁?

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易化忌作为易家村村长,见识比其他的村民多的不是一点半点。

为什么?难道就因为他是村长吗?

当然不是。

易化忌年轻的时候,也曾自诩算遍天下无敌手,口气不是普通的大,根本瞧不上自已村里这些井底之蛙。

于是他说走就走,仗剑走天涯,每到一个地方必定单挑当地的算命先生……一时间也是风头无两。

直到后来遇上了柳酬勤……

他才知道何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柳酬勤用自己扎实的易术功底给他上了宝贵的一课,最终他捂着被打肿的脸灰溜溜地回到易家村,从此学会了一个字——

谦。

而他写信邀请了多年,柳酬勤终于答应今年来易家村看一看他所举办的易学大会!

谁知纪五福那拾骨的丫头,竟一挑就挑中了柳酬勤!

虽然当时惊诧不已,但过后他却是期待万分。他的直觉告诉他,柳酬勤与纪五福的博弈,一定很精彩。

但眼前这两人是怎么回事?

易化忌不着痕迹地瞪了那丁亥一眼,不用往下比都知道丁亥是输定了。

丁亥的气势一落千丈,答题的声音都已经开始有些抖了,如今只是强撑着脸面,让自己不要输得那么快,那么难看而已。

“八字神煞内含十恶大败,命主是更适合经商,或考取功名,或领兵打仗?”

易化忌垂下眼帘勾了勾唇,看来,这次可以一局定胜负了。

就剩最后一分了,千万不能输掉!丁亥微红着眼,脑子里热烘烘的,闪过一些只字片语。

祖传的口诀,对,祖传的口诀上说了,出生于十恶大败日这一天的人命运都不好,不但不能继承祖上田产与官职,还花钱如流水,更不适合经商!

那么,答案只剩下一个,“他适合领兵打仗!”

没错,命不好的人,除了战死沙场还能做什么?

一定是的,答案就是最后一个!

易化忌伸手用力按了按自己嘴边的咬肌,轻轻吁出了一口气:“回答错误,扣一分,丁亥零分,出局。”

“不可能!”丁亥腾地一声站了起来,气得脸红脖子粗,“十恶大败日出生之人多数做什么都不成,一辈子只能平平庸庸地度过,而且注定存不住银子,除了最后一个答案,还能是哪个?”

“正确答案应该是,以上答案都不是。”另一头的龙泽突然出声说话,替易化忌回答了这个问题。

易化忌点头表示认可。

“什么?”丁亥一愣。

“易村长从来便没有说过,答案只能在他给出的选项里选。”

龙泽托着下巴沉吟了一下,“十恶大败的人除了不适合经商以外,更没有成为公门中人的气运。而第二个选项考取功名为文,第三个选项领兵打仗为武,不管文官还是武官都是朝廷的官,十恶大败之人都当不上。”

所以三个答案都不是正确的。

“你们使诈!”丁亥气红了眼。

“这算什么使诈。”易化忌哭笑不得,指了指沙钟:“沙子还很多,你只要稍微冷静思考一下,不要这么急着回答,不要这么急着扳回一成,便能轻易发现这细微之处的破绽。”

看,龙泽不就发现了么。

学易者若不细心,那么在给别人推算命运的过程中,就很容易忽略那些本不该被忽略掉的东西,而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所造成的后果非常人所想象。

要知道,易学者在一定程度上也算得上是半个大夫。学医的大夫治的是身体上的病,学易的大夫治的是心上的病。

只因,算卦先生的一句话可以让人重燃希望,也可以让人如堕地狱!

...

...

“你……”丁亥还想说些什么,台下的丁酉却唤了他一声。

“哥哥,莫慌!”

双生子之间有着神奇的心灵感应,他知道弟弟的未竟之言是让他不要争,他自会替他赢回来!

丁亥咬了咬牙,“哼”了一声,转身退了下去。

“我们恭喜龙泽守擂成功,成为上午场的第一位获胜者!来,龙泽可以先下去休息了。”

易化忌说罢,看到旁边有人朝他走来,是要接他棒的另一主持周黑子。

“村长,你也下去休息吧,第二轮我来主持。”周黑子道。

什么?下去休息?

易化忌艰难地吞咽了一下,下一轮是纪五福对柳酬勤啊!不,不行,这种时候他可不能休息!

“还是继续让我来吧,你下一轮再接手。”

“这……好吧,那你先到这边喝杯茶润润喉。”

狠狠地灌了两大杯茶,易化忌又充满斗志地回到台上,“接下来,欢迎我们的第二组,纪五福与柳酬勤!”

纪五福静静上台,在等待柳酬勤的同时,还不时低头查看手中的……小抄?

“……”易化忌。

他是不是太高看了纪五福?

等了又等,柳酬勤仍没有上来,他急了,柳酬勤该不会是突然反悔,不参与擂台赛了吧?“柳酬勤?柳酬勤可在?”

一眉突然举起手来。“村长,那位姓柳的方才突然说人有三急,需要走开一下,让后面第三组的人先比。”

他说完,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还在低头记东西的纪五福。

这位柳姓选手,难不成是因为看见纪五福临阵磨枪,于心不忍,所以故意离开,让纪五福能多些时间,多记些内容?

会这么好心吗?

...

...

“……”易化忌当场石化了。

柳酬勤是尿遁了吗?

太过份了……

如果第二组的人临时有事或身体不适,确实是可以让第三组的人先上,将第二组往后延一延。

但,如果接下来的比赛不是第二组,那他抢着来主持做什么?

“那好的,我们先来有请第三组,纪姑娘可以下去继续歇息……”易化忌忍着泪道,用力地又咽了咽口中的唾沫。

嗓子像火烧一般……

可是他还是得强颜欢笑,对台下道:“我们的第三组是龙归妹对丁酉,龙归妹的兄长方才赢了丁酉的兄长丁亥,不知道这一轮,是龙氏继续成为赢家,还是丁氏反败为胜呢?我们真的是很期待呢!”

不,他其实并不期待啊!

“好的,恭喜龙归妹抢到第一道题,接下来请注意听题……”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