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伴君侧:宠后升职记》伴君侧 小说TXT 伴君侧:宠后升职记by花稚君

更新时间:2019-11-26 20:18:48

《伴君侧:宠后升职记》伴君侧 小说TXT 伴君侧:宠后升职记by花稚君 已完结

《伴君侧:宠后升职记》

来源: 作者:花稚君 分类:职场 主角:布梨,布风

完结小说《伴君侧:宠后升职记》是花稚君最新写的一本职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布梨,布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布府的夫人老爷感情深厚,对她这个女儿也是十分疼惜,此刻见到她身子还未完全好利索,立刻上前来扶着她道:“梨儿怎么到这里来了,身子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布府的夫人老爷感情深厚,对她这个女儿也是十分疼惜,此刻见到她身子还未完全好利索,立刻上前来扶着她道:“梨儿怎么到这里来了,身子不适,

也不知道多在床上休息片刻。”

“梨儿给父亲母亲请安。”布梨咬了下唇瓣,随后大大方方地道,眉眼诚挚。她既然接收了这具身体,自然也要尽到这个孝道。自此之后,她便是布梨

。倒是老爷夫人被她这个举动吓了一跳,一时间,竟是面面相觑了起来。

沉默了好一会儿,夫人才幽幽地叹了口气,神色间竟然带了三分歉疚,就连老爷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夫人到底是一咬牙,一闭眼,复睁开眼睛,

语重心长地道:“梨儿,并非母亲一定要逼你,只是这件事,母亲实在是毫无办法啊!”

一开始,布梨还没明白夫人这句话的意思,片刻后,布梨顿时苦笑不得起来。没想到她这偶尔正式一次,倒是让父亲母亲误解了。

见布老爷和夫人都露出这样沉重的表情,布梨忍不住干笑了两声,忽而又露出讨好的笑来,挺直了腰杆道,“母亲,你这说的什么话,梨儿并非不懂事

的女子,怎么会不知皇命难违,女儿只是感念入宫后再没机会报答父亲母亲的养育之恩,才特来向父母请安,只盼父亲母亲日后能平平安安,也好叫女

儿在宫内放心。”

这一番话说的文绉绉的,布梨却是真心实意。前世里,她身患癌症,没办法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如今,她又要进宫,自然也没办法敬孝,却也希望布

老爷和夫人能够平平安安,事事顺遂。

布夫人显然没想到布梨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下意识地,布夫人就认为她是为了布府才这般委屈求全。布夫人一把将她拉到自己怀里,搂着她不住地道:

“梨儿,委屈你了。”

一瞬间,布梨就觉得一股温暖涌上全身,当即一动不动地任布夫人抱着。

莲儿在外边等了好大一会,才见到布梨心事重重地走出来。莲儿原本想问些什么,可一想到之前布梨的语气,立刻噤声。布梨望着周围的花朵儿,忽而

嗤笑一声:“莲儿,你说节王什么时候会回来?”

若是这具身体当真同节王情投意合,她这占了别人身体的,难免被人看出端倪。若是那节王又是个痴情种,到时候若是不肯放手,苦苦纠缠,又是个麻

烦事情。想到这一点,布梨就觉得头疼,忍不住叹了口气。

然而她这模样落到莲儿眼睛里,却是另外一回事了。莲儿只以为她是嘴硬心软,心里明明是放不下节王的,这嘴上却是不肯承认。如今节王不在都城,

小姐又不得不进宫,这再见时,怕是早已经物是人非。一想到这个,莲儿也忍不住有些伤感起来。

当即,莲儿也忍不住开口劝慰道:“小姐,你就不要多想了,节王他正在边关征战,若是小姐心中当真想念,不如修书一封,说不得还能在入宫前见节

王一面。”莲儿顿了一下,才接着道,“也好讲事情说清楚。”

果不其然,一听到这句话,布梨的身子顿时微震了一下。莲儿看在眼里,更觉得布梨是有苦难言。只是布梨心中却是险些抓狂,说清楚,若说如今她最

怕见到的人是谁,那节王当属第一。

单单是布府的众人,她就已经觉得难以伪装。可好歹老爷夫人是这具身子的亲生父母,就算是怀疑,也不会过意多想。可那节王就不一定了,倘若他起

疑,说不得要闹出些什么幺蛾子出来。若是让他发现自己是异世来的灵魂,说不定会把自己当妖怪烧死。

何况,这布梨明显同那节王有私情。她可做不出布梨那种连看着节王的眼光都是一片神情的模样。布梨在心底恶寒了两下,肩膀抖动了两下,才强行压

着自己想要鄙夷的声音,低沉地来了句:“不必了,事到如今,再见也是无济于事。”

说完这话,布梨又是一阵恶寒,浑身鸡皮疙瘩都要出来了。莲儿跟在她后面,看不清她的表情,只以为她是难过地不行,强忍着不掉泪,这才不住地抖

动肩膀。见此,莲儿才稍微放心了些,眼底划过一丝意味莫名的神情来。

等着进了院子,就见丫鬟小厮们正抬着一箱箱东西进来。布风腰间配着剑,正站在院子里指挥。布梨瞧着她这个便宜哥哥,暗暗吞了下口水,这布风年

纪正是风华正茂时候,容颜俊美,简直比得上前世的明星,只是可惜了竟然是她哥哥。布梨暗暗收起垂涎的目光,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笑着道:“哥

,你这是做什么呢?”

她的声音软软糍糍,此刻盯着布风的神色活像一只哈巴狗。布风垂眸看她这个模样,顿时想起布梨小时候,每逢他回府,布梨都会露出这种神色来,于

此同时,他也会将从府外带回来的小玩意儿取出来塞到这丫头的手里。

只是后来布梨渐渐大了,倒是不怎么愿意露出那样的神情来,此刻瞧着她竟然又露出这模样,布风不知怎的,心情莫名好了起来,竟是抬手揉了揉布梨

的脑袋。布梨愣了一下,随后眉眼弯弯地笑起来。

布风不知想到什么,神色忽然黯淡下来。布梨和节王的事情他是知晓的。原本他就不赞成这件事,只是父亲母亲都装作看不见,他自然也不会去多说。

若单单是如此倒也罢了,不管那节王安的什么心,只要布府在一天,他就绝对不会让布梨受了屈辱。可现在,一道圣旨下来,布梨就成了皇后,这之间

,不知布梨心中有多少不情愿。

一想到布梨明明难过非常,面上还偏偏一副轻松的模样,布风就忍不住心疼起来。布梨正诧异着便宜哥哥怎么突然转了画风,就将布风又扬起笑脸来揉

了揉她的脑袋。一瞬间,布梨就明白了布风心底在想些什么,顿时哭笑不得起来。

不过就是一场秘密进行的恋爱失败了,她此刻也不过是失恋了,为什么每个人都非要露出这副表情来,好像她随时要不行了起来。布梨翻了好几次白眼

,才笑嘻嘻地抓过布风的胳膊晃荡着:“哥哥,瞧你,梨儿就要出嫁了,你怎么还露出这样的表情来,难不成是舍不得梨儿不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