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失落的项链》失落的城堡 健全文 失落的项链Mary

更新时间:2019-11-26 20:03:20

《失落的项链》失落的城堡 健全文 失落的项链Mary 已完结

《失落的项链》

来源: 作者:夏天小黑妹 分类:悬疑 主角:韩应雄,韩政坤

主角叫韩应雄,韩政坤的小说是《失落的项链》,它的作者是夏天小黑妹最新写的一本悬疑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什么!冥婚!开什么玩笑,我妹妹是多么美好的人,你竟然让她去跟你那个已经死去的孙子冥婚。我告诉你老太婆,不尊重人也是有底线的。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什么!冥婚!开什么玩笑,我妹妹是多么美好的人,你竟然让她去跟你那个已经死去的孙子冥婚。我告诉你老太婆,不尊重人也是有底线的。亏得我们还是合作伙伴,你怎么能提出这样的要求呢!”

本来韩政坤以为刚才宋老太的话已经够让他不舒服的了,可是谁知道这老太太留下的后手这样的恶劣呢。自己的妹妹是谁啊,商场上那些风流倜傥的俏公子们都争着抢着的要给她当驸马呢。就算是现在妹妹看上了藏恨霖那个穷小子,可是哪怕是穷小子,也比一个死掉的人要好上很多吧。真不知道那老太太哪里来的自信,竟然胆敢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

看到韩政坤有些情绪失控,韩应雄给他用了个颜色,却并没有喝止他。正如宋老太所要求的那样,他们父子两个心平气和的听完了宋老太口中所谓的重要的事情。却怎么也没有想到重要的事情竟然是这么回事?冥婚?而且还是自己的女儿。韩应雄觉得这果真是天方夜谭了,疯魔了一样。

“宋老太,因为咱们是合作伙伴,所以我很尊重你。但是也烦请你能够尊重我们一下,您的孙子去世了,我们都知道您很难过。但是您难过是自己的事情,却不应该波及到我们。您觉得您的孙子早逝没有结过婚可惜,所以就想把我最宠爱的女儿拉下水。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而且我得和您强调一遍,彩英是我最疼爱的女儿,我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

话已至此,韩应雄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和宋老太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他们也是堂堂的一个企业,虽然现在遇到了一点苦难,可是尊严还是有的。现在宋老太什么铺垫都没有,上来就理直气壮的让自己的女儿冥婚,说起来也是可笑至极。

“呵呵,婚事你们鲲鹏可以不答应,但是你们要的资金援助我们就什么办法都没有了。不但如此,我们所有的一切后续合作我们也都将不承认,到时候你们会付出多大的代价,你们自己斟酌吧!”

反正也是早就料想到的结局,所以宋老太也没有特别的惊讶。反而在这个时候她脸上还能露出一种难得的自信,仿佛对事情的后续发展有足够的把握一样。

宋老太的态度和自信让韩政坤非常的方案,所以他的情绪也愈发的激动起来。“谁要你们的援助,合作也随便你们终止,反正到时候你们也要付出大笔的违约金!”

合作并不是谁单方面签订的,都是有协议的。既然风尚要单方面的终止协议,那么赔偿肯定也是会有的。

“赔偿?你真以为我们把那些赔偿放在眼里吗?倒是你们,你还不快问问你父亲,问问是想要赔偿呢?还要想要继续合作呢!”留下这样一句话,宋老太就离开了,韩政坤看向父亲,发现父亲的眉头早已经紧紧的皱了起来,仿佛有什么解不开的麻烦一样。

看到这样的父亲,又一看了一眼楼上妹妹的房间,韩政坤忽然很担心,担心妹妹真的会发生什么事情。可是回头想想,虎毒还不食子呢,而妹妹这样得父亲的宠爱。所以父亲肯定会非常袒护妹妹的。

然而在宋老太走后,韩应雄的坚持却忽然发生了松动。尽管在松动的同时,他也在经受着良心的折磨。但是他就是控制不住的去想,去想公司,却想创业之初的那些艰难,去想自己的老员工们。他觉得自己是一个男人,一个男人应该是有担当的。不只是应该对自己的家人有担当,也应该对公司里的其他人有担当。

再分析公司的运营状况,韩应雄知道,除了风尚公司,几乎已经没有其他人能够帮上忙了。纵然能够争取到其他的合作对象,时间也远远不够了。可是仅仅的为了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营,他就应该牺牲掉女儿吗?牺牲她一生的幸福,让她去跟那个死去的男人冥婚。

真是为难啊,他想如果现在自己的妻子在世就好了。她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的宠爱女儿,如果这个时候她在的话一定会狠狠给她那些想法一耳光,让他再没有那些混账的想法。可是偏偏,他的妻子已经不在了啊,在公司和女儿之间,他并没有完全牺牲掉公司的勇气。

而这些想法,他甚至找不到一个分析和交流的对象。自己的儿子太偏爱自己的这个妹妹,所以他一定不会容忍父亲有这样的想法,而他另外的两个女儿年龄又太小,根本不能承担任何的事情。管家纵然跟在自己身边很多年了,可是中间涉及到家务事,也是不方便插手的。思来想去,所有的一切还是要他自己承担。而他也不会给自己太过的思考时间,就一天而已,一天之内,韩应雄逼迫自己必须做出一个决定。

从前总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尤其是不去公司的时候,韩应雄静静的看着日出日落,感觉要历经好长好长一段时间。尤其是在妻子死后,身边没有可以说话的人了,时间就显得更漫长。

可是在他乞求时间过得慢一些的时候,时间却偏偏像是装上了汽车轱辘,竟然开始奔跑起来了。他看着汽车在平整的大马路上自由自在的奔驰啊,没有任何的办法。就无能为力的看着天慢慢的黑下来,他也有了自己的决定。而毫无疑问的,这是一个无比折磨良心的决定。因为那两个答案都是折磨良心的,不管他选择哪一个,都不会很好过。

那天,韩应雄起床很早,甚至比管家还要早,比保姆还要早。在韩家的其他人真正苏醒的时候,韩应雄已经做完了自己该做的事情。他最终还是去了宋家,给了宋老太一个肯定的答案。在那个答案中,韩应雄牺牲了女儿,保全了公司。而宋老太自然也没有吃惊,因为她早就想到韩应雄要这样做。

“你为什么不问问我为何这样狠心?”就这样平静的将自己的女儿交付给一个死人,韩应雄不服气。他多希望宋老太能够说些什么,能够让他发泄几句。

“为何?因为你是商人。”冷冷的给韩应雄留下这样一句话,宋老太便把这位客人给请了出去。大家明明都是明白人,可是最后清晰的答案却偏偏还要她一个老太婆讲出来。只是讲出来又怎样呢,难道这样韩应雄就能收回自己的决定?没意义,除了自己的孙子,所有的一切在宋老太那里都是毫无意义的。

简单的一句话已经把所有的伪装给戳穿了,在残忍的决定中,在良心的无尽谴责中,韩应雄又遭受到了一次重击。他以为自己会承受不住,然而没有什么承受不住。就像宋老太说的一样,他是一个商人,已经习惯了冷漠。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一个冷漠的商人不能承受的。

“什么!父亲,你真的准备让彩英嫁给那个死人,父亲,你怎么能这样做。那不是别人啊,那是你的亲生女儿。就算是一个莫不相干的人,你也要唏嘘几声的吧,怎么会对待你的亲生女儿这样残忍呢!”

关于同意女儿冥婚的事情,韩应雄并没有隐瞒儿子。虽然已经预见到了告诉儿子之后可能到来的一系列的麻烦,可是他还是急需找到一个分享或者说是发泄的对象。

这种恐怖的可能性韩政坤是设想过的,可是事实带来的冲击性远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残酷。几乎不带眨眼的,父亲就这样把妹妹卖给了一个死人。如果这次的事情不是发生在他最宠爱的女儿身上,而是发生在其他两个妹妹的身上,还不知道要发生怎样恐怖的事情。无论如何,不管父亲是出于什么理由,他都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知道彩英是我的亲生女儿,可是我也知道公司是我和你的母亲一手创办的公司。公司不但耗费了我和你母亲的全部心血,还有无数的人继续奋斗在那里。如果你为了保全女儿而出卖了公司,你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吗?做人不能够太自私,我热爱女儿,同时也要为别人的家庭负责,这种事情,你永远都不会懂得!”

他多么想义正言辞的告诉儿子自己所做的决定是对的,可是等到话一说出来的事情,他自己都会控制不住的感觉到难过。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今天会出现这样艰难抉择的时刻,说起来还是他这个当父亲的没有本事吧。如果他能够把公司打理的好好的,也许就不会给风尚可乘之机,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气愤、委屈,可是韩政坤却又不得不承认,父亲所说的都是有道理的。他是他们的父亲,同时也是一个公司的掌门人。他身上担负的责任或许永远不是他做儿子的所能够理解的,他同情这样左右为难的父亲,却永远不能接受父亲的那个决定。

“你也不要太担心,只是名义上的冥婚而已。从一定意义上说,你的妹妹还是自由的。而且冥婚这种事情,应该不会大肆的宣扬,知道的肯定也是商界的一些人而已。而你妹妹不是看上了一个穷小子吗?那个穷小子对于你妹妹来说倒不失于一个退路。倘若他事后愿意接受你妹妹的话,我倒是很愿意帮助他成功。”

事情总是发生的这样突然,人物的角色总是转换的这样快。明明在几天前藏恨霖还是他们一家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可是时至今日,他却成了自家妹妹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尽管韩政坤还心知肚明,知道那个男人始终是配不上韩彩英的。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难道他能够告诉父亲,他愿意陪伴彩英一辈子。亲人就是亲人,哥哥就是哥哥,一些角色永远不是想当就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